张先生的边草莓🍓

高三/Thanks for your waiting!♡

【主嘟】Identity【阴暗向慎点/人格分裂/完结】

原视频:每日一茶蛋 - Identity
B站AV号:12026055

————————·这个视频真的剪的超级带感·————————

01

“说说你的故事吧。”我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监狱里只有一盏忽明忽暗的白炽灯泡,连空气都似乎降到了冰点。这样的环境,真是死气沉沉到让人想疯掉。

不过,可能真正令人胆寒的,是坐在我对面的穿着囚衣的男孩。

他叫都暻秀,因为杀死自己的母亲而入狱。我就着不甚明亮的光看他,他低着头,眼睛木木地盯着桌沿,刘海在额上投下一行阴影,乖顺的样子几乎让你不敢相信他之前用水果刀捅死了自己的母亲。

他沉默着,就在我以为他不会回答我时,他突然开口:

“每天观察妈妈的心情是必须做的事情。”

我顿了顿手上的笔。

一个月前,我收到朋友的委托来对这个男孩进行心理咨询。朋友在信中说:“这个男孩性格很古怪,警察问他什么他都不说,坐在那里像个木偶人。”随信附上的是一些相关资料。我粗略地翻了翻,除了他的个人资料外,就是最近关于这起杀人案的报道。报纸头条巨大加黑的字体写着:

[小男孩被遗弃在汽车旅馆]

[小男孩遭到遗弃和虐待]

[扭曲的家庭造成的扭曲人格]

日期最近的一份报纸上赫赫写着[精神错乱辩护遭到驳回]的字体。我叹口气,这样的孩子,该说他不幸吗?可是他的眼神里好像没有一丝畏惧,甚至好像还有一丝天真。

“今晚应该能安心的入睡了。啊,今天看来是不可能了。”他继续喃喃般地说着,没有察觉我的片刻失神。

“挨打的时候会数数,一下,两下,三下,”

我低头又看了看那份报纸,突然觉得这个小小的房间有些闷热。

“四下,五下…呵。”他轻笑了一下,似乎觉得这是一种有趣的游戏。

我看不清他的表情,可却没来由地觉得有些焦灼,额头上滚下一滴汗珠,落到面前的稿纸上,浸透了原本铅笔划下的印痕。

02

夜深,麦田静悄悄的,微不可闻地听到有虫子的鸣音。旁边的小房子里却隐约传出些钝物敲打和碰撞的声音。

“你给我滚!”随着一声玻璃的碎裂,一个杯子飞出了门,同时一个穿着校服的男孩赤脚从屋里跑了出来。他满脸都是伤,双脚也布满了伤痕,手臂上划开的伤口还汩汩流着血。

都暻秀一路跌跌撞撞地跑,耳旁的风呼呼刮过,刺得他脸上的伤口近乎麻木。脚底的伤混进沙土也隐隐刺痛,但他甚至没有时间去在意。他不停地跑,终于跑到他觉得将身后的麦田和屋子,以及屋子里的嘶喊尖叫甩的远远的了才停下。

他喘着气目光聚焦,忍着头的眩晕坐在旁边的长椅上。他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多远,身后城市的霓虹星星点点组成一条彩色的河,城市里的人似乎正举杯欢乐,顺着吹来的风他甚至听到些微歌舞厅里传出来的音乐。然而那些与他没有丝毫关系。

“暻秀——”有人喊他的名字。他抬起头,目光从迷茫转为惊喜。

“灿烈?”他忙站起来,忘了脚上的伤,伤口裂开,他疼得脸揪作一团。朴灿烈扶他又坐下,皱眉问他:“怎么又受伤了?”他像是风风火火跑来,栗色的刘海被吹乱,身上的风衣也有些凌乱。

都暻秀重新又低下头看自己伤痕累累的双脚,说:“没事…我也只有受伤了才能见到你。”

朴灿烈无可奈何,把手搭在他的肩上:

“对不起。”

深夜风有些凉,而都暻秀觉得,身边的少年就能给予他全世界最大的温暖。朴灿烈是他的朋友,他知道。他为数不多的,活在这世上的意义。

03

天色渐渐泛白,都暻秀只身躺在长椅上被冷风吹醒。身上的伤已经不再流血了,可稍微碰到还是会扯着神经隐隐作痛。他朝周围看了看,朴灿烈已经不知去向。他总是这样,在自己最需要的时候来陪自己,过后又神不知鬼不觉地消失。

不过,那就够了。

他战战兢兢地回到那间小屋,屋里还如昨夜一般凌乱,空气里弥漫着令人作呕的酒气和呕吐物的味道,各种酒瓶歪歪扭扭地倒在一旁,地上酒渍和血渍脏兮兮地混在一起,茶几边缘已经碎裂,地上还有碎掉的玻璃渣。

他往气味更浓的里屋看了看,妈妈已经睡着了。在梦里还骂骂咧咧的,房间里同样是一团糟。他在客厅的角落找到书包,所幸书包没有沾到污物。

到了学校已经上课了,他没急着去教室,而是在洗手间整理了一下自己,将血污洗干净,套上卫衣遮住自己那些可怖的伤痕。到了教室理所当然地被老师批评了一通,老师看到他嘴角的伤也明白了几分,训斥完便让他回到座位。周围的同学目光异样地盯着这个木讷古怪的人,却没有一个人跟他说一句话。

下课,都暻秀趴在桌上闭着眼睛小憩。脑袋昏昏沉沉地,有人敲他的桌子。“喂,你这里。”那人头发卷卷的,校服随意地披着,一看就是学校里的不良少年。可是都暻秀知道,他是这个学校最好的人。

“别闹钟仁,我想睡觉。”他挥去金钟仁摸他额角的手,又陷入浅眠。金钟仁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也没再管他。

待到下午放学,都暻秀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将近两天没吃东西了。摸摸口袋,所幸还有些零钱。他走进校门口的便利店,柜台的小妹妹声音清甜:“欢迎光临!”他径直走向方便食品区,拿了两袋方便面到柜台。

“你怎么又吃这些东西?”柜台后的人问道。啊。都暻秀抬头看看墙上的电子时钟,今天是金钟仁值班的日子啊,他忘了。以前金钟仁在这家便利店打工的时候,他是绝不会当着他的面买这种东西的。因为金钟仁总是对他说这些东西对身体不好,唠唠叨叨让他下次不要再买了。

“不关你的事。”他眼前一片昏黑,便没好气地回道。金钟仁也不生气,只是嗔怪地说:“下次别买这种东西吃了!”都暻秀面无表情,但仍有暖流涌进心口。

“知道了。”他听见自己这样答,把钱放在了柜台上。临走的时候他隐约看到那个柜台的小妹妹看他的眼神有些奇怪,不过他已经不在意了。

04

回学校接了热水,狼吞虎咽地吃完方便面,他便又浑浑噩噩的回到那个房子——那个已经不能称之为家的地方。妈妈又不在,一定是出门喝酒了吧。他暗暗松了口气,卸下书包走进自己的房间。可是,已经有一个人在那里了。

“伯贤哥…”都暻秀有些欣喜。边伯贤坐在床上翻着他的单词本,叫他进来三步两步跑到他跟前,轻轻笑了笑。

“暻秀回来啦,你要是无聊,我陪你。”

“内。”都暻秀笑起来其实很好看,现在他露出了少有的笑容,身上似乎都没有那么痛了。边伯贤和朴灿烈金钟仁他们很像,每次都在自己最无助绝望的时候出现,给予他渴望的关怀。

两人聊的正欢,又一个人推门进来。是住在隔壁的那个怯生生的小姑娘。有时会听她家婆婆的话过来帮都暻秀打扫卫生。大概是昨天动静太大,小姑娘进来时还有些犹豫。

见她进来,都暻秀向她友好地笑笑,说:“这是我朋友。”小姑娘睁着眼睛一脸胆怯:“朋友…吗?”都暻秀笑着回答:“嗯。”小姑娘匆忙回他一个笑容简单收拾了一下便急匆匆地出去了。大概还是有些害怕吧,自己家里成这个样子。都暻秀自嘲地想。

“对了,他们今晚上有一个派对,你要不要跟我去看看?”边伯贤兴致勃勃地问他。“他们?钟大艺兴他们吗?”都暻秀反问他。边伯贤笑:“当然了,除了他们还有谁?那七个人都在呢,我们一起去吧。”都暻秀嘴笑成桃心形状:“好啊。”

05

派对在一个破旧的库房里,不过里面贴满了气球,桌上放着各种零食,朴灿烈和张艺兴在一旁随着音乐扭动身子,金俊勉、金珉锡、金钟大这三兄弟窝在沙发里看电影,金钟仁和吴世勋在桌边喝酒,金钟仁见他来了扬了扬另一只手里的炸鸡:“暻秀哥快来!”

边伯贤推推他往前走,他上前,吴世勋好像有些欲言又止,半晌,他才拉拉都暻秀的衣角:“哥,我们…和解好不好。”是了,上次他挨打的时候又跑出来,当时吴世勋见他一身的伤质问他为什么又不好好照顾自己,而他一句话吼过去吴世勋再也没和他说过话。不过,都暻秀想,这个小孩也是出于好意啊。

他点点头,摸摸吴世勋的头。吴世勋眼睛立刻弯成月牙,说:“暻秀哥最好了!”

06

朦朦胧胧地,都暻秀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似乎有无数个人在他耳边呼喊,又似乎有人不停地说话,他四周一片黑暗混沌,眼前的景象忽明忽暗看不真切,他仿佛坠入一个无尽的漩涡,持续下落,下落,“咚”的一声,他终于重重地摔了下来,然后他看见自己身下绽开一大朵血花。

都暻秀颤抖着走过去,那张和他一模一样的脸上布满鲜血,双眼紧闭脸色苍白,鲜血不断流出,顺着他的脚踝慢慢爬到自己身上,像一条色泽鲜红的蜿蜒的毒蛇。

“嗡”的一声,他在自己床上惊醒,满头冷汗。他感到忽冷忽热难受得想死。可是他本来就跟行尸走肉没有什么区别,生和死,又有多大关系呢?脑袋沉重晕眩到像要炸开,目光所及之处一片昏花。

门“嘭”的一声被撞开,那个女人歪歪扭扭地进来,带着一身刺鼻的酒气。都暻秀本能地从床上弹起来走到房间门口杵着:“…妈妈。”那个女人没有回答,却突然举起手中的酒瓶朝都暻秀丢过去。

“你怎么还在这里?”
“你不是走了吗?”
“你还有脸回来啊!!”
“你他妈倒是走啊,走啊!跟着你那负心的爹滚!”

女人嘟嘟囔囔地吐字不清,她走近抓起都暻秀的一撮头发往墙上撞,“砰”的一声,都暻秀额上刚结痂的伤口瞬间裂开,在墙灰簌簌剥落的墙上留下一道血痕。

“啊——”都暻秀惨叫着在地上蜷作一团,尽最大的努力抱住自己的身体,好像这样落在身上的疼痛就会减轻一点。

一下。

两下。

三下。

身上的痛感逐渐麻木,他在心里默默数着,泪水无力地从眼眶滑落,耳边是女人破口大骂的污言秽语。

这种生活。

这种暗无天日的生活。

他受够了。

一片昏黑中,茶几上的水果刀却格外清晰。

07

“所以,按照你的意思来看…你的身边有八位朋友。”我按下录音器的暂停键,重新开启另一份录音。

都暻秀点点头,眼睛里竟是从我接触他以来从未有过的温柔。

我试探地问他:“你确定…他们都存在吗?”

话音刚落,他突然正视我,眼里充满敌意:“你什么意思?”

我张了张口,却颓败地发现自己发不出一丝声音。

他情绪越发激动,眼眶发红:“你在胡说些什么?我才没有不舒服的地方!不正常的是你们,是你们!!”

我重重地吐出一口气瘫在椅子上。取下眼镜我才发现,鼻梁上都是密密麻麻的细汗。

08

“当一个小孩遭受重大打击,他的心灵会严重受创,造成人格的分裂。”我靠在栏杆上,徐徐吐出一口烟雾。旁边的朋友听到问我:“这是有结果了吗?”我既没点头也没摇头,只是在氤氲的烟雾中掐掉了剩下的烟头。

09

都暻秀回到自己的囚室,因为他情况特殊,所以拥有自己的囚室。头顶的白炽灯晃晃悠悠,四周安静得可怕。他先是沉默着。接着发出低低的轻笑。笑着笑着变成低沉的嘶吼,变成刺耳的尖叫。都暻秀哭叫着撕扯自己的头发,狱警听到动静连忙进来向他体内打了一支镇定剂。都暻秀像一只受了伤的野兽,从喉咙里发出嘶哑的嚎叫,脑海里破碎的字句像针一样密密麻麻地穿插进每一个毛孔,在他的耳边回响,忽远忽近。

镇定剂发挥了作用,都暻秀躺在冰冷的床上不住颤抖。

[看来从小就习惯躲起来啊]

[你觉得我是怎么知道的?]

[他…只有我]

[你真的不知道我是谁吗?]

[我是他的另一半]

[让我来为你做]

[希望你快点克服就好了]

[哥…我们和解吧]

[你怎么会知道?]

[我叫你的名字没有什么想法吗?]

[我想让你幸福…]

“求求你们…不要离开我…”都暻秀抱紧自己缩成一团,好像这样就可以在自己周围树立一道屏障将它与整个世界隔离。

眼泪止不住地在脸上肆虐,过往的一切不断重叠,画面闪烁不定,如同供电不足的灯泡。

夜晚的长椅只有他一人,眉飞色舞地对着空气演独角戏。

教室里,同学们相互打闹,只有他一人迷迷糊糊趴在桌上不知是睡是醒。

便利店里,他拎着两袋方便面走向那个没有人的柜台,小妹妹叫他:“同学,同学!那里没有人结账!”他充耳不闻,径直走出店门。小妹妹在他身后嘀咕:“他一个人在那对着空气说什么呢…”

房间里,他手舞足蹈地比划,隔壁的小姑娘急匆匆跑出去收拾客厅:“奇怪,房间里…明明只有他一个人啊。”

一直都只有你一个人。

一直。

00

最后的处决下来了。我没有去看,毕竟,这个男孩对我来说只是一个特殊的病例。我疲惫地闭上眼睛,揉着太阳穴。这时,一个人推门进来。

“D.O.呀,大家都在等你了你还在干什么?”Baekhyun笑盈盈地走进来。

“哦,马上就来。”我摘下眼镜准备出门。旁边的助理迎上来问我:“老师您准备去哪啊?”我回答他:“朋友叫聚餐,这不来找我了吗。我先走了。”我指了指站在外面的baekhyun,拿起旁边的大衣走出了工作室。

在我身后,助理神色复杂地划开手机:

“喂,教授,我觉得D.O.老师最近有点奇怪…”

“嗯,总是说些奇怪的话,好像看到一些我们不能看到的事物一样…”

-END-

[哇!这种视频改文真的好难写!感觉真的很难啊……但是真的好喜欢这个频!我们嘟太虐了QAQ 是应该被捧在手心里的存在啊❤ 感谢各位点亮小红心小蓝手的仙女❤ 有不足可以在评论中指出哦,谢谢大家支持!]

[PS:感觉中间的空格会影响阅读………很无奈不知道用手机怎么调qwq]

评论 ( 6 )
热度 ( 74 )
  1. 泰叻张先生的边草莓🍓 转载了此文字
    shhhh#weareone

© 张先生的边草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