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先生的边草莓🍓

高三/Thanks for your waiting!♡

【蛋白】所谓日久生情

3k+ 的满满甜分 请照顾一下被数理化折磨疯的我[二哈]



1.“巧克力很甜 但你更甜”


【地点:茶叶蛋幼儿园 时间:儿童节】

 

张艺兴乐颠颠地背着小书包走出来,手里拎着一大袋子花花绿绿的零食,肉嘟嘟的脸颊被抹得红扑扑的,明黄色小T恤前还别了一朵大红花。

 

“今天老师发了好多好吃的呢......”还得了大红花。张艺兴美滋滋地想,盘算着等会儿是先吃果冻还是牛奶饼干。

 

“你!站住!”身后突然有个声音叫住了他,他转过身看到一个留着小辫子的男孩,一只手插着腰一只手指着自己,两脚站成八字气势汹汹地命令道:“不许跑!把你手里的零食放下!”张艺兴上下看了看小男孩,抱着零食袋上前一步。

 

“你你你干什么!”边伯贤没想到这个肉乎乎傻兮兮看起来很好欺负的小孩竟然敢靠近他!茶叶蛋幼儿园最厉害最厉害的边小爷!如此大胆!他后退一步,张艺兴又上前一步,小心翼翼地开口:“你......没有大红花吗?”

 

边伯贤:???

 

张艺兴见他没回答,又问:“老师没有给你发零食吗?”边伯贤愣愣地点点头,又使劲摇摇头,要是告诉这个小胖子自己有零食只是被自己吃完了大红花他嫌麻烦丢掉了,那还怎么抢他的零食?!张艺兴于是“刷”地打开袋子:“那给你吃!别客气!”

 

也许是靠自己的劳动换来的,边伯贤觉得,那天抢来的(其实不是)草莓巧克力格外地甜。

 

 

2.“你的名字不过三个字 却是我的关键词”

 

【地点:茶茶小学 时间:某个平常的星期二】

 

“下课前集合!解散!”体育老师一挥手,一群小不点乌泱乌泱地一哄而散,跑的跑笑的笑,张艺兴正想和同学一起去玩,可学校后墙的一声口哨让他临时改变了主意。“你们先玩,我等会儿再过去。”说着便绕过操场走向学校后墙。

 

“出来吧没人!”张艺兴对墙那边喊。那边的人窸窸窣窣了一会儿,从围墙上面探出一颗脑袋:“我过来啦!”边伯贤说着将半个身子翻了过来。张艺兴皱着眉头满脸担心:“你小心点儿,别摔了。”边伯贤信心满满:“没事没事,我是谁啊...哇!!”话音未落脚底踩到了砖头缝的青苔,他一下子摔了个狗啃泥。

 

“伯贤!”张艺兴一个惊呼跑上去把他扶起来,边伯贤揉着屁股眼睛里包着眼泪花花借着张艺兴的肩膀一瘸一拐地站起来,半天挤出一个字:“疼......”张艺兴一边骂他一边帮他拍掉裤子上的灰:“让你注意点你不信!真是......”

 

边伯贤擦擦眼睛抹抹脸,松开一直攥着胸口口袋的手:“还好这个没丢...”说着把口袋里的东西塞到张艺兴手里:“给你的。”他笑笑,脸上的灰还没擦干净。

 

张艺兴摊开手掌,是一条手链,手工编织的红绳上穿着一只小小的招财猫,翻过来看,猫的白肚皮上还有一个楷体的“兴”字。张艺兴翻来覆去看了又看,十分惊喜:“给我的?”边伯贤扬扬眉毛:“当然!我也有的!”说着抬起自己的左手,同样是红绳穿一只招财猫,不过猫肚子上写着“贤”字。

 

“我在一大堆字里面找了好久呢!哥要一直带着,不许弄丢啦!”边伯贤霸道地说道。张艺兴忙不迭地戴上:“知道知道...不过你们学校今天不上课吗?”

 

边伯贤:(○ ω ○)

 

“又逃课了?”“......”

“回去上课。”“...哦。”

 

 

3.“担心你被抢走 更担心你受伤”

 

【地点:茶蛋中学高中部 时间:某天放学】

 

张艺兴收拾好书包准备离开教室,临走前听到两个女生议论:“听说最近有小混混诶...”“啊?那怎么办,我一个人回去...”顿了顿脚步,他转过身:“我家刚好和你家顺路,要不要一起走?”“嗯?可以吗?”女孩子听到比较意外,毕竟高一这大半个学期以来,张艺兴在班上几乎只跟男生说话打球,喜欢一个人挂着耳机写题的高冷形象。张艺兴笑着点点头:“这几天入冬天黑得快,女孩子一个人回家更危险。”

 

两人在街上走着,随口吐槽几句唠叨的班主任和头痛的作业。到了岔路口,女孩子说自己家就在前面,向张艺兴道过谢后便挥挥手走了。张艺兴一直目送她走进小区门口,然后才转身往自己家方向走,不料,身后的路被堵住了。

 

“小子不错嘛,还送女朋友回家呢。”声音很陌生,但一听就知道来者不善。张艺兴紧了紧书包肩带,面色平静。“那不是我女朋友,同学而已。麻烦让一下路。”

 

“值钱的东西留下,就放你走。看你挺识相的样子,自己拿出来吧?”打头的一个黄毛玩着衣服拉链步步紧逼,把他堵进旁边的小巷。

 

张艺兴努力使自己冷静下来,说:“我一个学生,身上能有多少钱?”而这帮人明显不信:“放屁!在这学校读书的哪个不是富家子弟?开什么玩笑!”见对方毫不退让,张艺兴瞄了瞄周围,放下书包横到胸前:“那,钱给你,你放我走。”说着手便伸进包里做翻钱包的样子。接着趁对方放松神经,一下子闪身猫腰窜了出去。

 

“×他×的。”黄毛骂了一句转头就追,没想到一个影子窜上来对着他的眼睛就是一拳。趁他被打得眼冒金星边伯贤一把拉住张艺兴的手腕扭头就跑。

 

“边伯贤?!”张艺兴看着前面的人飞扬的碎发十分惊讶。边伯贤头也不回地带他往大路跑:“等会儿解释,先甩掉再说!”张艺兴回头,身后三五个小混混骂骂咧咧地要追上来,于是加快脚步拼命往前跑。

 

到了大路灯火通明,来往行人多了起来,身后的脚步声也消失了。边伯贤靠着路灯杆子顺气,张艺兴撑着膝盖喘气,心跳声震得脑仁隐隐作痛。

 

“你疯了吧!你家又不住这边!这条街晚上那么乱你不知道吗!”边伯贤一边喘气一边吼。张艺兴也吼:“你一男的就这么放心让人女同学一个人回家?刚要不是我是她被堵呢?他们有刀怎么办!”边伯贤气急,却无话可说:“搞得真像是你女朋友一样...”张艺兴见他一个人瞎咕哝,故意问:“怎么,吃醋了?”“没有!”“那你脸红什么?”“刚...刚刚跑得快了!”

 

他才不会告诉张艺兴自己看见他和那姑娘出校门就悄悄跟了一路。

 

 

4.“苯酚在氧气中久置为什么会变成粉红色?”

 

【地点:茶蛋中学高中部 时间:十月】

 

“哥!生日快乐!”边伯贤坐在食堂的橙色椅子上挖了一块奶油点到张艺兴鼻子上。“还有,明年高考,加油!”张艺兴笑着擦掉鼻尖上的奶油,将蛋糕切成几块分给周围的好友。不用想,边伯贤那块草莓是最多的。

 

朴灿烈含着叉子吐字不清地嚷嚷:“啊!艺兴哥偏心!我也要!”边伯贤白他一眼美滋滋地将草莓送进自己嘴里,旁边都暻秀看瘫在椅子上撒泼的朴灿烈,默默把自己盘子里的黄桃和巧克力挑到朴灿烈的盘子里。边伯贤蹭到张艺兴旁边问:“哥是因为喜欢我才把最好的给我,对吧?”张艺兴揉揉他的头发:“是啊,伯贤是我最喜欢的弟弟呢。”金钟大一脸嫌弃:“咿~腻死人啦!”

 

边伯贤笑得乖巧可爱,又把一颗草莓吞下肚子。

 

去他妈的弟弟,老子要当你恋人。

 

 

楼梯间,金钟大抱着手臂,看着靠在墙上一副无所谓模样的边伯贤。

 

“所以,你真不准备告诉他?”金钟大语气异常认真。边伯贤叹口气,作轻松状:“告诉他有什么用,肯定不会答应的啦,再说我可不能耽误他高考......”“那你就打算一直瞒着?边伯贤,艺兴哥他不是傻子,你喜欢他这件事迟早会被发现的。”话虽这么说,金钟大其实也明白,边伯贤从小和张艺兴一起长大,关系比亲兄弟还亲,这突然对张艺兴说边伯贤对他不是单纯意义上的喜欢,换谁都不知道该怎么办。金钟大抬手看看表,拍拍边伯贤的肩:“这是你自己的事情,你好好想想清楚,要上课了我先回去了。”边伯贤叫住他:“帮我请个假,我过会儿回去。”金钟大回头应:“知道了。”余光瞥到拐角处的一个人影。

 

诶?好像有点眼熟...

 

边伯贤靠了一会儿,转身准备去洗把脸,正好撞到了从楼梯拐角出来的一个人。

 

“对不...嗯?”边伯贤抬头,却在看清楚对方后愣住了。张艺兴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手都不知道该往哪放:“那个...我以为你已经走了...啊、不是...我的意思是...”边伯贤见他解释不清也明白了七八分,垂下眼睑:“哥都听到了吧?”张艺兴听到他一句话,知道解释也没什么用了,只好轻轻点了点头。

 

边伯贤低下头看自己运动鞋的鞋面,仿佛能盯出一朵花来。他感觉自己心里闯进了一只晕头转向的兔子,撞得他的心咚咚作响。“那么,你是怎么想的呢?”边伯贤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像自己一点,头也不敢抬地问道。

 

没有回应。

 

果然...是预料中的结果呢。

 

不过这样,反而释然了。边伯贤咳了一声整理好面部表情,抬起头重新露出他招牌式的灿烂笑容:“没事啦,哥不要有心理压力,我也知道你的难处,没关系的...你就当...是个玩笑...”

 

自己的声音越来越小,得赶快逃走才是啊,不然就太狼狈啦。

 

他保持着僵硬的笑匆匆离开,却在笑容即将崩塌的时候被叫住。

 

“伯贤。”张艺兴喊他的名字。他回过头,见张艺兴站在那里,一只手捏着裤子边,整个人笼在楼梯口朦胧的光里。“苯酚在氧气中久置会变成粉红色生成1,4-苯二醌。我们老师说,”他顿了顿,抿嘴说出下文:“是因为它和氧气日久生情。”

 

边伯贤眨眨眼睛,耳边回荡着刚才张艺兴的话。所以...是什么意思?他不确定地看着张艺兴。对面的人走近,一字一句地告诉他:“伯贤,我想我对你,日久生情了。”

 

一瞬间,藏在边伯贤大脑身处的多巴胺仿佛一下子争先恐后地涌了出来,他甚至有些眩晕。“你、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张艺兴耳根都染上了粉红色:“那么肉麻的话你还让我再说一遍?”边伯贤感觉自己“嗖”地飞上了天空,被满天软蓬蓬暖乎乎的云朵包围,幸福得不真实。

 

“咳咳。”两人被吓了一跳。金珉锡站在下层斜靠在楼梯扶手上看着两人,一脸“你们在干什么坏事我可都看到了”的表情。“年轻好啊...”金珉锡轻轻摇头由衷地感叹。张艺兴舌头打结地问:“珉锡哥?你怎么在这...”金珉锡耸耸肩:“体育老师集合时没见你人让我解散后来看看。这不...就见你在这了吗?”说完朝边伯贤眨眨眼睛:“伯贤啊,记得请哥吃糖啊!”

 

边伯贤一时没反应过来,懵懵地问:“什么糖?”

 

“什么糖随意,是你和艺兴的喜糖就行!”




#本来说被镇魂虐得体无完肤立志也要写写虐的......结果没写完就只好把这篇放出来了 就当安慰一下最近也许不太顺利还有等回归等到崩溃的各位吧~最后一个化学情话是我自己编的hhhh 食用愉快❤


评论 ( 4 )
热度 ( 78 )

© 张先生的边草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