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先生的边草莓🍓

高三/Thanks for your waiting!♡

【蛋白/灿勋客串】舞会(HP背景)

麦格教授刚刚宣布学院舞会将在两周后举行,底下就爆发出一阵巨大的欢呼声。而边伯贤却泄气似的抱怨:"哦……梅林……又是该死的舞会。"旁边满嘴塞满面包的朴灿烈费劲地将面包吞下去,大力地拍拍他的肩膀:"别担心啦,就凭我俩的人气,漂亮的姑娘们抢还来不及呢!"边伯贤把自己杯子里的南瓜汁一口气喝完,没好气地回他:"得了吧,不担心的应该只有你才对,格兰芬多人气王。"说着便从餐桌边站起来:"第一堂课是魔药课,你可别像上次那样迟到了。"


朴灿烈看着他走远,耸耸肩把目光投向对面斯莱特林的餐桌,那边的吴世勋正慢条斯理地将沙拉送进自己嘴里。


格兰芬多的小狮子向斯莱特林的小蛇作出邀请,究竟是会被接受还是会收获一个白眼之后被残忍拒绝呢?朴灿烈正在思考。


嗯,后一种可能性比较大。




边伯贤低着头直直地向前走,他其实根本不关心舞伴的事,他是害怕,让自己的舞伴知道他压根不会跳舞,还不如直接让他当众从飞行课的扫帚上摔下来出丑更快活些!


"哟,伯贤!"他突然听到前面有人跟他打招呼。边伯贤连忙抬起头加快几步走上去:"艺兴哥?"张艺兴帮他把歪向一边的领带扶正理好,问他:"赶去上课?"边伯贤点点头:"魔药课。"张艺兴作羡慕状:"啊…真好,赫奇帕奇是黑魔法防御术。"边伯贤撇嘴笑了笑,他知道张艺兴对黑魔法防御术最不擅长。


边伯贤偷偷看了看张艺兴的侧脸,咽了口口水,拼命把心里想问的问题按下去。张艺兴摸摸鼻子,问他:"那个,舞会的舞伴你有想法吗?"边伯贤摇摇头说没有,心里却很惊讶张艺兴把他想问的话说了出来。张艺兴一脸不相信的样子笑道:"哎?怎么可能……"边伯贤着急:"真的没有!…我不会跳舞,会丢脸的。"后一句很小声,被淹没在嘈杂的走廊里,不过还是被张艺兴听到了。


"那,要不要我教你?"张艺兴浅浅地笑,看向边伯贤。边伯贤眼镜顿时亮起来:"啊!真的?"




好不容易熬到晚餐结束,边伯贤将拼命缠着他下棋的朴灿烈丢给金钟大,借口说要去图书馆匆匆离开了公共休息室。


艺兴哥说在变形课教室…他不会在等我吧?边伯贤突然有些紧张,不由得加快脚步。到了教室门口,他轻手轻脚地推门进去,门后面一片黑暗。


啊…原来没有啊…边伯贤有些失望。也是,艺兴哥很忙,能教他跳舞已经很好了。


"嘿!"边伯贤突然被吓一跳,拔出魔杖转身对准身后的黑影。"除你武器!"黑影比他快一步,边伯贤手里的魔杖一下子飞了出去,接着灯啪地亮了。边伯贤看清来人后,着实松了口气。


"吓到了吧?"张艺兴恶作剧地笑着,把魔杖还给他。边伯贤手抚着胸口说:"我还以为你没来呢。"张艺兴拍了拍长袍,直接进入正题:"那么,时间不多,我们直接开始?"边伯贤连忙点头,接着反应过来:"艺兴哥…你当我的舞伴?"张艺兴理所当然地回答:"那不然呢?没关系的。"


边伯贤不自然地上前,张艺兴把他的右手放到自己肩上,牵起他的左手,另一只手扶上他的腰。"先练习舞步,我说你做。"边伯贤点点头,心咚咚直跳像打起了鼓。


"先右,然后左脚,后退一步、再上前……"张艺兴很有耐心,声音温柔,慢慢地将每一个动作教到位,边伯贤紧抿着嘴唇,后背僵硬——他怕不小心踩到张艺兴的脚。张艺兴轻拍他的肩膀:"没关系的,不要紧张。"


好像还算顺利。边伯贤小心地踩准步子跟着张艺兴走,稍微放松了些。结果后退的时候一脚踩到了自己的长袍下摆。"哇啊!"边伯贤整个人不受控制地往后倒,张艺兴一着急连忙拽住他的手臂把他拉回来,由于身体的惯性他一下子往前,整个人扑到了张艺兴身上。他连忙放开,慌张地低下头整理衣服,手都不知道往哪放。"抱、抱歉!"他这会儿脸肯定红透了。张艺兴倒"噗嗤"一声笑了,说:"没事没事,慢慢来。今天也不早了,要不先回去吧,明天再来。"边伯贤忙不迭地点点头,道过谢后匆匆忙忙地逃离了变形课教室。


"你说什么?!"边伯贤连忙扑上去捂住金钟大的嘴,看看周围没有人注意到,才放开他。金钟大还是一脸的不可置信:"艺兴哥教你跳舞?"边伯贤点点头。"然后你还出了洋相?"边伯贤又点点头,泄气地趴在桌上,连眼前最喜欢的糖浆水果馅饼和草莓果酱炸面圈都没心情吃了。金钟大安慰地拍拍他的肩:"唉,没事,多练练就好了。"正在这时,朴灿烈也垂头丧气地坐到他们旁边,伸手随便抓了个三明治塞到自己嘴里。金钟大见他这幅模样一下子了然:"没成?"朴灿烈点点头,也同边伯贤一起趴在餐桌上呻吟。"怎么让他接受就那么难!"朴灿烈嘟囔,苦恼地将自己一头红发抓成乱鸡窝。"他不是也还没有舞伴吗?怎么就是不同意做我的舞伴…斯莱特林那群假模假样的贵族就是一身的臭毛病!"


这一听就知道是在斯莱特林的小贵族那又碰了一鼻子灰。边伯贤摇摇头,和金钟大一起叹口气。朴灿烈抱怨归抱怨,之后绝对还会死皮赖脸地缠上去直到让对方接受才肯罢休。


"我该怎么办啊!"边伯贤和朴灿烈哀嚎。"我该拿你们怎么办啊!"金钟大独自拉长声音叫道。




边伯贤硬着头皮到变形课教室一个星期之后,终于有了些进步,可以跟着音乐在张艺兴的带领下比较顺利地完成一支舞了。一曲结束,张艺兴摸摸边伯贤的头笑:"不错嘛,这么短时间能学那么好。"边伯贤也笑:"也是哥教得好嘛。""不过,你还没有找到舞伴?"边伯贤点头,他不知道要找谁,虽然已经收到了好几个女孩的邀请,但他仍然没拿定主意。


毕竟,他想要邀请做舞伴的人有点特殊。边伯贤看了一眼张艺兴。


"啊,我也没有呢,真是愁人。"张艺兴伸个懒腰,两人一起走出教室。"艺兴哥。"边伯贤犹豫了一下,叫住他。张艺兴回头,见边伯贤嗫嚅的样子停住脚步。边伯贤顿了两三秒,朝他笑了笑:"谢谢你教我跳舞。"


啊,我还以为你终于要说出来了呢。张艺兴笑了笑,朝他招招手让他不用客气。




"朴灿烈。"格兰芬多的餐桌旁,朴灿烈狼吞虎咽地解决盘子里的牛排,压根没听见有人叫他。金钟大碰碰他的手肘示意他抬头。朴灿烈满嘴糊着黑椒酱抬起头,看到一张熟悉的脸时愣了一秒,立刻胡乱擦擦嘴站起来。"世勋?"


吴世勋漫不经心地玩着魔杖,说:"你之前不是邀请我了吗?那个,我同意了。"朴灿烈眨眨眼睛,他怀疑自己最近耳朵有点毛病是不是听错了。倒是旁边正在喝南瓜汁的边伯贤听到吴世勋的话一口呛到拼命地咳嗽,斯莱特林最高傲的贵族竟然同意了格兰芬小狮子的邀请,这放到任何时候都得是个大新闻吧!


得,现在就剩他一个了。边伯贤悲哀地想着。金钟大老早就找好舞伴了,谁还等他呢?




"这是最后一个晚上了,后天去参加舞会肯定没问题了伯贤。"张艺兴拍拍手站起来,满意地说。边伯贤半个身子躺在课桌上,盯着天花板发呆。"我可能…不去参加了吧。"他说。"灿烈有了世勋,钟大也抛下我了,我看那天我就提前回宿舍睡觉好了。"张艺兴沉默了一会儿,开口:"你真的不说吗?"


边伯贤愣了愣,问他:"说什么?"


张艺兴挠挠后脑勺,舔了舔嘴唇:"就是…邀请的话。"


"?"边伯贤心里好像预料到了什么,坐起来,张艺兴站在那里看着自己,要说什么的样子。


"边伯贤,我想邀请你做我的舞伴。你愿意接受我的邀请吗?"张艺兴一脸认真,看着他的脸一字一句地说道。你不说,那就只好我来说了。


边伯贤又感觉自己内心打起了鼓,他把刚才听到的话在脑海里又回放了一遍,确定是张艺兴说出来的。


"真、真的?"他从桌子上跳下来,嘴角掩饰不住地上扬,拼命点头。他愿意!一千个愿意一万个愿意!!


看来教了那么多天的舞,没有白费嘛。张艺兴笑着想。





#所以你们发现蕾蕾是怎么教小啵跳舞的了吗?(蕾の心机(不是))

评论 ( 5 )
热度 ( 42 )

© 张先生的边草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