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先生的边草莓🍓

高三/Thanks for your waiting!♡

病毒式恋爱

是我写的!我写的哦!!!哟罗本要多多支持蛋白 多多支持愈光文组(๑•̀ω•́๑)!给点赞支持的大家发射小心心biubiubiu~~~祝文组越来越好 祝蛋白小天使大发~>3<

Healight_Laybaek文组:

开组献礼活动之写手贺文献礼!

今日份请查收——

《病毒式恋爱》BY:@张先生的边草莓🍓 
我们天生相克,却能后天相爱。

———————————————————

1.【10】
“文件#4233发现病毒,准备清除。"

"已清除,工作完成,感谢使用。"

我是电脑的病毒清除系统,编号10。也许是我的主人认为一个电脑内置系统没必要拥有自己的名字,所以我没有名字。名字与我而言,不过是个代号。

我生活的地方也就是我的工作室,是一个由不同大小的立方体存储包组成的空间,每天无数的数字和字母从我头顶闪过,那都是电脑内部保存的数据内容。而作为病毒清除系统,我的工作就是每天在这些数以万计的数据文件中巡逻,剔出被病毒感染的那部分,并将他们完全清除,保证主人的电脑正常运作。每台电脑配置的清除系统只有一个,我也不太喜欢有谁和我作伴。

那些病毒有的很脆弱,但有的也很顽固。他们很狡猾,从一开始可以轻而易举地发现到后来藏进数据里披上伪装的皮,清除他们也开始变得越来越难。不过可别怀疑我的实力,作为10号清理系统,我从来没有失手过。

"已清除,工作完成,感谢使用。"

主人关闭了电脑,我比较意外今天工作的轻松。不过偶尔放个假也是不错的。看了看四周涌动的蓝色数字,我从他们中间拨开走向我的房间。进入休眠系统前,我好像听到有什么声音。不过一晃神之后就消失了。

我摇摇头,大概是电波游走的声音吧。


2.【04】
我不知道我来自哪里,也不知道我将要去向何处,我从朦胧的意识中醒过来时就发现自己漂浮在一片黑暗中,周围闪烁着点点荧光。我低头看了看身上,黑色衣服上标着04的字样。我不喜欢这个冷冰冰的编号,所以我给自己取了个名字——Baekhyun。有点复杂,但我喜欢它的发音。

我随着那些川流涌动的数字移动,耳旁呼啸着风声和电波传递碰撞的声音。我知道我应该是某台电脑里的某一部分,但跟着这无数的电码我去过无数的地方,从这台电脑到达另一台电脑,我已经忘了原本的我属于哪里。在到达这里后,我累了,决定停下来休息一会儿。

这台电脑很简单,通过上网记录看也不过是些社交或是游戏网站,还有一些剪辑用的软件。内存倒是挺宽敞,足够我歇息一阵子了。正缓步走在一串串数字之间,我看到了他。

他穿着白色的衣服,衣摆飒飒地飘动着,手里拿着一柄长剑站在那里,头发乌黑,皮肤带着不属于我们这种流动数据的白皙。好像是察觉到我在看他,他兀地转过身来,我连忙躲进数据森林里,将自己藏起来。我看到他的衣领上标着10,便把他和自己归为了同类。我想我可以试试和他交个朋友。

他好像没发现我,独自转身伸直手臂,我看到在他前方凭空出现一个散发着蓝光的门,他径直走进去,我急忙上前想叫住他,却又一下子顿住了脚步——这样贸然上去和他打招呼,会不会吓到他?他停了一下,目光又扫了一遍外面,便头也不回地走了进去,门也在他身后快速消失了。

我泄气地摇摇头,挥开满地乱七八糟的数据躺下。下次有机会再说吧。

他看起来很厉害,有我从没见过的长剑,能凭空打开一扇门走进去,冷冰冰的脸还让我觉得有些害怕。但我还是想和他说说话,直觉告诉我,他很孤独。也许我和他交了朋友,他就不会那么寂寞了。


3.【10】
主人又好几天忘了清理电脑,我即使处于休眠状态也能感觉到外界病毒的气息。每到这时候总系统就会发出指令进行自动清理,把几天攒下来的工作量一口气全部做完。我扭了扭僵硬的脖颈伸展胳膊,将休眠状态调至工作状态。

刚一出来,半空中就飘过一个红色的影子。那是个初级病毒,一下就能搞定。这个病毒似乎刚生成没多久,还处于兴奋状态,随处蹦跳着自动忽略了我的存在。空气中闪光的碎片在我右手边聚集起来组成长剑,我握住剑柄悄悄飞到它身后,将长剑一下子推进去——"刷拉"一声,那个初级病毒瞬间变成一团红雾,旋转着碎成细小的结晶被吸入我的长剑。

我跳上旁边的立方体四处看,有好些地方闪烁着红色的光点,那都是病毒潜伏在那的标志。我正准备解决这些小病毒,突然从不远处传来黑色的气息。我的控制器发出警报——那是高级病毒存在的预兆,像这种黑色病毒好像已经很久没出现过了。循着气息,我找到了发源地,然后,我看到了04——他的黑衣服上刻着编号,我就直接这么叫他了。

他好像在睡觉,呼吸均匀,身旁不断闪过数字的荧光,有的数字已经沾染上了他的黑色病毒。我举起长剑,像死神举起镰刀划破空气劈向他——趁病毒处于休眠而不具威胁力的时候清除往往更快速省事。可是剑刃离他的身体还有一厘米距离时,我突然停下了。因为我面前的这个病毒,缓缓睁开眼睛醒了过来。

他揉揉眼睛像是没注意到悬在他上方的危险,倒是看到我之后吓了一跳。他连忙半坐起来往后退:"我…我打扰到你了吗?"

……我能回答"是"吗。

"抱歉,我在这里转了几天,觉得有点困,就睡着了,没想到会打扰到你…"

我冷冷地看着他,他身上的黑衣明显和其他病毒不一样,普通病毒没有能力化为人形,而他甚至还可以和计算机系统进行对话。不过……他好像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是高危的黑色病毒。

"你…"

"啊对了!我来这里的第一天就看到你了,但一直没有机会和你说话,擅自闯进来真的很抱歉,但是,我看你一直一个人,能和你交个朋友吗?"

……果然没有意识到。哪有和病毒清理系统做朋友的病毒。


4.【04】
我醒过来发现身旁站了个人,他的白衣飒飒飘动,好像有些眼熟。顺着往上看,看到他冷冰冰的脸时我真的吓了一跳,手里的那柄长剑悬在我上方一丁点的距离,再深一点就可以把我的身体刺穿。

果然打扰到他了吧。

见他木木地站在那里,我道了歉,并率先报出了自己的名字:"我叫baekhyun,编号04。不过我不太喜欢编号,你直接叫我名字就好了。"他愣了一下,叹口气收回手里的长剑。我看到剑像散开的星尘融进空气不由得赞叹:"真帅!那是你的武器吗?"他点点头,没说话。

我仔细端详着他,他长得很好看,黑白分明的眼睛,高挺的鼻梁,下唇比上唇厚一些, 嘴唇微微抿起颊边还会陷下去一个圆圆的酒窝。我不由自主地伸手去点,他一下子往后弹,皱起眉看着我。

我尴尬地收回手,骂自己怎么就入魔了一样不受控制?这才刚认识而已。更何况,看起来他容易害羞或是不太会说话,不然为什么从刚才到现在一句话也不说?

"我不知道自己是从哪里来的,也许来自某一台计算机…不过我想在这儿多待一会儿,我很喜欢这里。"我解释,话里话外都希望他让我留下。我不想再和那些没有感情的数据穿梭在各个不知名的计算机,又毫无止境地沉入那些枯燥无味的数据漩涡。

他犹豫了很久,终于在我打算放弃告诉他不必麻烦我即刻就走时,他松了口:"可以。"我欢呼雀跃着迎上去围着他打转:"你真好!你叫什么名字?以后我可以直接叫你的名字吗?"他嗫嚅了一下,目光移向自己衣领上的那个数字。

我摇摇头:"不好不好,这个数字和那些只会流动的数据有什么区别?你比它们好看多了!"我想了想,小心翼翼地开口:"lay……怎么样?"他漫不经心似的点点头,便转身走了。我还不太敢追上去,就在原地喊:"很高兴认识你,lay!"


5.【10】
我这是怎么回事?我一边烦躁地拦腰砍断那些无形态的病毒,一边质问自己。那是个高危病毒,稍不留神就可能破坏电脑中的重要文件。可是……他看着我的时候我为什么感觉不受控制?这是中毒了吗?

想到这里,我急忙打开自我修复系统进行检查,检查完毕后信息表显示一切正常。真奇怪。

"呜哇!"那个声音又在我背后响起,我手一抖,手里的长剑差点飞出去。"你真厉害!刚刚那是什么?"baekhyun跳到我身旁兴奋地问道。我用余光瞄向他周围,黑色气息已经停止了扩散,不过这个病毒根本没在意自己身上的气息,围着我跳来跳去:"lay,你知不知道刚才那一瞬间你简直帅死了!"

我淡淡地解释:"刚刚那个是病毒。我是这台电脑的清除系统,这是我的工作。"baekhyun了解地点点头赞叹:"你真厉害,比我有用多了,现在我还不知道我能干什么呢。"我差点脱口而出"你是个高危病毒",不过他立刻跳到我前面继续说:"那天我在这里闲逛,找到了这个文件夹,你看。"他手指一挥,从文件夹里飞出一串密码,接着几个小盒子从里面跳了出来。

我连忙阻止他——这些加密的文件是禁止我们打开的。可还是晚了一步,baekhyun将一个方盒轻轻摊在手心,咔哒一声打开了盖子。

"你在干什么!"我语气里带着些怒意。baekhyun撇撇嘴回答:"我只是觉得这里每天都是单调的数据库和存储包,无意间发现了这个。虽然打开费了点时间,但是个不错的惊喜。好东西不是要和朋友分享才对吗?"说着方盒在他手里旋转起来。

我心里纳闷,我什么时候承认是他的朋友了?这个病毒还真是奇特。但接下来发生的让我感觉更是惊奇,因为随着那个方盒的飞速旋转,周围的环境也飞快地发生着变化。等方盒停止转动时,我周围那些千篇一律的立方体和字母数字已经不见了。我拼命眨了眨眼睛,不敢相信发生的一切。

"这是……"


6.【04】
我带lay来到了我发现的一个秘密基地。

打开那个盒子之后,看到面前的景象lay简直惊呆了!那种反应就对了,就应该是这种效果。周围闪着蓝光的数字唰唰地拼凑成一片花海,那些死板的存储包被翠绿的植物覆盖,远处的一角显露出海水翡翠般的颜色,纯净的天空与大海只一线之隔。

“怎么样?好看吧?”我得意扬扬地问他,而lay这时看着面前的景色出了神。我想他从来没有到过这里,毕竟这个文件夹要打开还是很不容易。

lay奇怪地看了我一眼,蹲下身去抚摸一朵蒲公英的花瓣,眼里仍然残留着些许不可置信。我索性在他旁边躺下,伸手恰好接住一只停下来休憩的蝴蝶。

lay也盘腿坐下来,沉默了许久,他问我:“你是怎么发现的?”我对他第一次主动找我说话小小地吃了一惊:“几天前到这里时,我就发现这里的数据被埋在其他普通文件下面,还设了密码,所以看了看…”“那是因为这种加密文件不允许我们系统靠近。要是被主人发现了别说你,我也难逃罪责。”我摆摆手:“不会的不会的,我已经打开过一次了,如果原封不动地装回去就不会被发现。”lay闭上眼睛,又陷入了沉默。

我拉拉他的衣角:“所以…在这个电脑里生活了那么久,你从没来过这里?”lay摇摇头回答:“我们身为计算机内部系统,尽管知道该怎么打开这些文件,但没有访问权限是不允许随意打开的。”“那真可惜。”我遗憾地咂咂嘴,这么漂亮的地方,竟然被封存了那么久,兴许它还应该感谢我让我把它放出来透了口气。

我身旁的花草簌簌地动了一下,lay在我身边躺下,我们一起看着蓝色背景下缓慢浮动的白云,lay像是斟酌了很久一般又说:“你真的很奇怪。”

“我在这里那么久,还没发现有你这样奇怪的病……数据。”

“自顾自地说话,自以为是地把别人认作朋友,胆子还那么大干一些我们内置系统从来不敢做的事。”

“不过……像你这种独特的配置…也许还不错。”

我并不在意他说我自以为是,毕竟一开始是我打扰到了他。但听到最后一句时,好像我的控制器突然出了些问题,温度开始渐渐上升,而从我有意识起就包围着我的那种气息又开始扩散了。

好吧我承认我确实有的时候控制不了它们,比如在睡觉或是控制器紊乱的时候。


7.【10】
这是baekhyun来这里的第11天。几乎每次我工作的时候他都会围着我打转,在我休眠的时候又会撒欢儿一样在外面跑来跑去,有时候没事做就喜欢冷不丁一下子趴到我的背上吓我一跳。我是真的很奇怪怎么会有像他那样的病毒。不过好像自从他来之后,这个小小的空间一下子变得热闹了不少。

上次在那个奇妙的地方他告诉我他可以控制自己的黑色气息,只是偶尔有些例外。于是接下来的这几天,我发现我竟然开始思考有没有不用清除就可以把病毒净化的方法。这真可怕。

我想我多半是中了baekhyun的毒,而且是不会被我的修复系统发现的毒。


那天趁baekhyun睡着了,我与一同出厂的同事,D.O.严肃地商讨了一下病毒净化问题。他和我不一样,他的名字是主人给他命名的。透过闪烁的荧光显示屏D.O.问我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我一五一十地告诉他baekhyun的事,还有我最近一些奇怪的感觉和想法也一并告诉了他。他在那边沉默了很久,差点让我以为是联系终端出了什么问题。

他说,等他的主人不用电脑时,他过来看看。

于是,第二天他就通过无线穿梭门走进了我的工作室。baekhyun首先发现了他,问我:“他是谁?衣服和你一样…是你的朋友?”

我上前去迎接D.O.,告诉baekhyun:“是同事。”他像是吁了口气,有些霸道地说了三个字:“那就好。”


D.O.做事比我更果断,话甚至比我还少,这也许也是他能够和我同时出厂却更早比我获得更新升级机会的原因。打过招呼后他就毫不顾忌地直接打量起我身旁的baekhyun。baekhyun也不甘示弱地瞪回去,我看着他们两个之间浮动的微妙空气不知所措。

D.O.首先开口:“我想和你单独待会儿,可以吗?”我指了指自己,用眼神询问他。他摇摇头,指了指旁边的baekhyun。baekhyun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于是我又看了一眼他们两人,通过穿梭门暂时到D.O.的工作室待一会儿。

进去之前,我发现,我想的竟然是D.O.会不会伤害baekhyun。


8.【04】
这个看起来就让我不爽的人用那种古怪的眼光上下看了我很久,我憋闷地开口:“你到底要干什么?”半晌,他才回应我:“你了解自己吗?”

这什么问题?我还不了解我自己的配置?

见我不说话,他又开口:“你,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吧。尽管穿梭了那么多台电脑。”

我木讷地点点头。他怎么知道?

“能在我的同事这里待那么久还没被他清除,你还是我见过的头一个。”

他说什么?清除?lay为什么要清除我?

“你没意识到吧。”

我不喜欢他这种说话的方式,索性直接问:“你想要说什么?”他也不拐弯抹角:“你的本体,是高危的黑色病毒。你知道吗?”

倏地,我愣住了。他刚才说的那个词…是在说我?见我一脸茫然,他轻轻笑了一下,接着说:“看你这个样子,他肯定没有告诉你。”我张开嘴,断断续续地发出声音,那声音我自己听起来都像个陌生人:“为…为什么?为什么lay不告诉我?”

“因为他喜欢你。他自己不知道。”

“你是个病毒,而他是清除系统,想想还真是好笑。清除系统如果漏掉了病毒没有消灭,那么被发现后他也会被很快换掉不再工作。”

空气沉默了一会儿,我终于苦涩地开口:“……我懂了。”看着自己的手,还有身上的黑衣服,周围散发的黑色气息。原来,我是个潜伏了那么久的病毒。我自嘲地笑了笑,双腿像是支撑不住我的身体,瘫倒在地上。
他接着又说:“不过,你很独特。”我抬起头,木然地看着他。病毒就是病毒,都一样会消失在lay那把我看过无数次的长剑下,哪里有什么独特可言。我扯了扯嘴角,原来我早已亲眼目睹过了我的死亡。

“你可以控制自己的气息扩散,这就说明你可以解除病毒捆绑进行净化。但是,这需要他的帮忙。”我问道:“是lay吗?”他点点头,说:“你是黑色病毒,净化也就需要下更大工夫。也就是说很有可能会伤害到他。”

“你好好想想吧。”


9.【10】
自从上次D.O.来过后,baekhyun就不再像以前那样缠着我和我说话了。整个空间也突然安静下来。我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baekhyun怎么也不告诉我,D.O.就更不用说了,那个一根筋死脑袋的家伙说让我自己去问baekhyun。

baekhyun一个人抱着腿坐在一个储存包上,像在思考什么。我走过去坐在他旁边,他见我过来往旁边挪了几下,中间空出好大一片距离。

我很懊恼:“你究竟怎么了?”baekhyun无精打采地摇摇头,把自己蜷成一团。我看着他突然反应过来,莫非…D.O.告诉他了?

我想伸手去碰他,他一下子弹开:“别碰我!”接着语气又软下来:“会伤到你的…”

果然。

一时间我竟不知道该说什么。baekhyun把目光移向别处,支吾着问我:“我是不是很讨厌…还留在这里。”我试探地开口:“D.O.…说什么了?”

baekhyun像是终于放下担子,叹了口气,在离我两个存储包的距离将那天的情形说给我听。他告诉了我净化的方法,接着说:“他还说…他说,你喜欢我。”

嗡地一下,我愣住了。

喜欢?我喜欢baekhyun?

我感觉我的控制器温度开始飙升,各个系统运作突然加快,就因为他刚才的一句话。这真是奇怪。

“但是,我继续留在这里,会给你带来麻烦吧…”

baekhyun笑了笑,可是看起来却一点也不开心。“应该说,我在哪里都会带来麻烦…”

“那么,请你把我清除了吧,lay,10号清理系统。”

我的显示屏发出指示,长剑自动在我右手边合成,baekhyun闭上眼睛准备迎接他的死亡。

我一步一步走近他,双手微微颤抖。心里仍然思考着那个问题。我,喜欢baekhyun?

记忆储存器读取出内容,我看到我和他躺在花田里聊天,他咋咋呼呼地赞叹惊叫吓跑了近在咫尺的病毒,我休眠时他跑来跑去将那些凌乱的数据重新整理好放回数据库……


我看到记忆里的我在笑。

我,喜欢baekhyun。


10.【1004】
baekhyun紧闭着眼睛等待即将降临的死亡,却迟迟没有听到长剑插进胸膛的声音。他缓缓睁开眼睛,看见lay呆呆地站在那里看着自己。

“你…为什么不动手?”他问。lay绽开笑容,将手中的长剑化开散作星尘向他张开手:“要不,试一试?”

baekhyun抬起头看到自己头顶的显示屏,上面弹出一个新的提示框:

【净化系统正在初始化……】

【系统初始化完成,是否选择开始净化?】

lay挥挥手,一个进度条弹了出来。

“等到进度条走完的时候,就不用担心了。”lay的声音无比温柔,他张开双臂抱住了baekhyun。

“baekhyun,我喜欢你。”

baekhyun眨了眨眼睛,将脸埋进lay的衣服。

“我也喜欢你!lay!”

lay身上的衣服被病毒侵蚀,黑色气息有些许渗进身体内部,但他的修复系统也正飞快地吞噬着那些气息。lay很疼,但抱着baekhyun,他感觉很幸福,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幸福。

【净化完成,感谢使用】

————————————————————————————————


【现实中的1004】

“哥,修好了。”都暻秀拍了拍电脑主机,按下开机键。电脑屏幕在突然蓝屏之后,终于顺利亮了起来。

张艺兴松了口气:“太好了,谢谢你了暻秀。”

“不过哥为什么这么着急要修电脑?里面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吗?”

张艺兴笑着点开一个加密文件,里面满满的全是图片。还好这个没丢。

因为,我和我最爱的伯贤的回忆,都装在这里呢。

都暻秀瞥了一眼了然道:“啊啊啊,原来如此~~”

“暻秀啊,麻烦你把我的U盘拿来,正想把这些东西拷下来电脑就突然死机了,吓死我了还以为这个不见了呢。”

张艺兴点开图片一张张翻过,其中一张,远处是长满植物的山坡,大海与蓝天只一线之隔,他的伯贤站在花丛中,手里捧着一簇花朵,鼻尖停驻一只白色的蝴蝶,阳光温柔,时光安静而绵长。

写手寄语:
当时收到邀请的时候简直受宠若惊!!(•'╻'• )꒳,因为平时写着蛋白就写着玩,然后完全没想到会开这样一个文组,但真的听到要开文组的消息特别开心,谢谢创建文组的这些姐姐们,辛苦啦~~
蛋白这个cp算冷的吧?但是还是很高兴能有这些小姐姐小天使坚持不懈地为爱发电,真心希望大家能够越走越好,陪伴两个小天使一直走下去~~比心!

评论 ( 6 )
热度 ( 104 )

© 张先生的边草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