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先生的边草莓🍓

高三/Thanks for your waiting!♡

【蛋白】情感贩卖店(完)

今天之内完结 谢谢喜欢❤下一章就直接在这更新啦(已更新)

——————————————————————————————————

6.
训练完,边伯贤揉揉自己发酸的胳膊回到病房,金钟大杵在那里,像要说什么的样子。边伯贤看了他一眼率先开口:“金医生要说什么就说,吞吞吐吐的干嘛。”

金钟大还是摇了摇头:“没事。你好好休息,有什么事叫我就好了。”说完退出病房。边伯贤眨了眨眼睛,也没戳穿金钟大有什么没告诉他的事实。反正他也明白,自己剩下的时间也不多了。哭闹有什么用,不如坦然接受,珍惜现在还能度过的时光。

可是……他是真的舍不得啊。街角咖啡店没喝过的新口味还没去尝,夏天爽口的冰淇淋巧克力还没吃够,有一本特别喜欢的书想再看一遍,幼稚的睡前故事也还想让他再用那种温柔的语调说给自己听……他们说好了要去蹦极,在悬崖峭壁跳下大声呼喊对方的名字,说好了要去旅行,在某一个无人的街头拥吻,拍无数文艺犯二的照片……

那么多美好的计划,那么多浪漫的事情,一件一件都与那个人有关,但是,对于现在每一分每一秒都视为珍宝,过一天就少一天的他来说,好像已经无法去完成了。他无数次在脑海里描绘张艺兴的模样,这样即使有一天他先一步离去也能记住那对可爱的酒窝,柔软的嘴唇,溢出小星星的那对漂亮眼睛和它们看向自己的样子。

“对不起啊……伯贤也想再多陪陪你的……”

“如果能再多一点时间就好啦……”他说着揉了揉眼睛,不能哭啊,被哥知道就不好啦。



都暻秀的眼镜闪过一道光亮,张艺兴又来到了他的店里,没坐下就直接问:“哪种情感价值最高?”都暻秀扫了他一眼,递给他一张表。张艺兴一目十行地看过去,颤抖着吐出那个字:

“…爱?”

都老板用笔尖点了点白纸,说:“我并不是冷漠无情的人,我只是个商人,有自己经商的原则。每个在我这里卖出情感的顾客最大限度,只能卖三次。”张艺兴看着他伸出的三根手指,目光又移回那张表。

“确实有人在我这里卖出了爱,但很少。”都老板随手指了指柜子上最高的那个格子,那上面的罐子是最少的,但里面的颜色不像其他情感那样只分深浅,反而各有各的色彩,变换着微微发光。

都老板说道:“爱是我收集到的最少的一种情感,许多人卖掉了其他所有的情感以求绝对的理性,而爱,是很多人最后残存的良知。他们能爱,但其他的什么都做不了。”

“所以更多人说,爱是一种能力,而不是情感。”

“但这要看你怎么想了,你的爱,是否值得你去保留守护。”

张艺兴嘴唇发干,如果卖掉了爱,伯贤就很可能摆脱疾病的痛苦,但同时,他也无法再对伯贤,甚至身边的所有人产生爱这种情感了。

日光倾斜, 迁徙的鸟成群地在城市上空飞过, 深秋的最后一点阳光透过落地窗撒进安静的店面,张艺兴抬起头,目光沉稳而坚定地看向都暻秀。都老板扬了扬眉毛,停下手中的笔:“决定了?”

7.
“入冬了,你就好好待在床上,我去给你取药。看来得带床毯子过来啊…”张艺兴捏捏被角,担心被子薄便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来盖到床上。边伯贤一把把衣服糊到他脸上:“就你身体好!穿上穿上,感冒了我可不管。”张艺兴说:“没事,医院里暖气开得足,我不会着凉的,你就好好休息,我等会儿就上来。”

没等边伯贤再多说一句张艺兴就走出去关上了门。边伯贤撇撇嘴,这个马马虎虎粗线条的家伙。拎起衣服抱到胸前,还是那股熟悉的洗衣皂的香味,是张艺兴身上的味道。边伯贤把衣服往上拉了拉,口袋里窸窸窣窣的声音引起了他的注意。

“什么鬼东西…”边伯贤掏出来一看,是一张折得方方正正的纸。把纸打开。只看了第一行的内容,他的双手就不受控制地剧烈抖动起来。

“这是……什么。”

张艺兴在一楼取了药,等电梯的人太多,他只好走楼梯。医院的楼梯道有时会有人吸烟,味道有些呛,还会有病人的家属避开他人的视线躲在这里哭。心情复杂地穿过这个发泄的好处所,他推开病房门进去,看到边伯贤整个人埋在被子里,从头到脚裹了个严实。

张艺兴把被子往下拉了拉:“这样睡闷,还是透点气。”边伯贤发出一声“嗯”表示回应,张艺兴有些奇怪,手心覆上他的额头:“怎么了,不舒服?想睡觉吗?”边伯贤闭上眼睛又把被子往上拉了拉,把身子背对他:“嗯…我有些累了,想睡会儿…哥你先回去吧。你不是要回家拿毯子吗?”

张艺兴皱了皱眉,不过也没多想。最近边伯贤状态一直不太好,搞得他的神经也一会儿紧一会儿松的。于是他把药放在床头,又叮嘱了一句:“那我先回去哦,有什么情况要跟医生说。”没有回应。他转过身,把门轻轻带上了。

边伯贤缩在被子里,手脚冰凉。张艺兴刚走他就睁开了眼睛,算着他差不多走出了医院大门,他一下子掀开被子起来穿好鞋子。刚想走,手背传来一阵痛感,“真碍事!”他回头烦躁地扯掉输液针,披上张艺兴留下的外套穿过医院长廊直接从楼梯跑了下去。

张艺兴你个笨蛋!

边伯贤边跑边想着,手里攥紧了那张情感价目单。楼梯并不滑,他却一下子摔倒在拐角。借着旁边的扶手他又跌跌撞撞地站起来,穿过来来往往的白大褂和护士装跑出了医院大门。路过的人们看到他一身单薄的病号服纷纷莫名其妙地给他让开道。边伯贤照着单子上的地址往前跑,他感觉心跳在加速,腿却开始使不上力气,双臂也开始感觉麻木。

不行,边伯贤,你一定要去。

边伯贤重新爬起来,咽下喉咙里的酸涩感继续吃力地往前走。五彩斑斓的标牌指示灯在头顶闪烁,汽车的喇叭声和施工地上的轰鸣声混在一起灌进耳朵。他第一次觉得这个城市原来那么大,像一个弯弯绕绕的迷宫。

终于,在他几近脱力的时候,他找到了那家店面。

“欢迎光…”都老板抬起头看是谁动静那么大,门上的风铃都哗啦啦响个不停。“临”字还没说出口,那个人就冲进来瘫倒在门前。都老板做了那么久的生意,还没看见过有谁穿着满是泥土灰尘病号服手还肿起一大片以这样的方式闯进自己的店。不过…这个人,总感觉他应该认识。

边伯贤用尽力气扬起手里的价目单:“拜托…拜托,我求你…还给他…”

“张艺兴的东西…求你了……”他的嘴唇苍白,瓮动着发出细微的声音。腿已经完全没有感觉了。他站不起来,只好以这样狼狈的姿态靠在门上,任由泪水冲刷脸颊。

都老板蹲下身,听到张艺兴的名字,便瞬间明白过来。“你是边伯贤吧。”边伯贤点点头,拉住他的衣袖:“我不知道他来这里了…我要是知道,绝对不会让他来的…我求你了,让他回去,还给他…你要什么我都给你…真的,反正我也快死了,你要情感就拿我的去,拿我的换他的好不好……”边伯贤用尽力气将身子调转正对都老板,跪坐在地上捶打他的肩膀祈求他,把情感还给张艺兴。

他不知道他该做什么,反正他时日不多,身边所拥有的已经所剩无几,他唯一还拥有的完整的一样东西就是张艺兴。但是他不知道,张艺兴为了他的住院和手术,竟然舍得卖掉这些情感。

以前他曾说,情感对作曲的人来说尤为重要,因为只有拥有丰富情感的人才能对周围的一切保持敏锐的观察力,敏感于发生的一切,才能保证做出的曲子富有生命。张艺兴说他做了很多首属于他们的曲子要弹给他听,但是现在,他不知道那么喜欢作曲的他面对空白的谱纸写出干瘪单调的音符是什么滋味。

所以,至少在他还在的时候,他希望看到的,是完整的,情感饱满的张艺兴,是他爱的那个张艺兴,会哭会笑,会闹脾气会吃小醋,会失眠也会做美好的梦,而不是那个生活在支离的情感碎片里迷茫碌碌的张艺兴。

都老板把他扶起来,支撑着他到椅子上坐下,抽了张纸给他擦去眼泪。接着,他开口:

“一个商人,不可能触犯他的经商原则。卖到我这里的情感不可能再有回到那个人身上的机会,我想你应该明白。”边伯贤还想说什么,被都老板打断。

“但不管怎么样,你要相信,在我这里,售出三次情感的机会,他从来没有想过,要卖掉两种情感。”

“一是温柔,二,是爱。”

都老板从他手里抽回那张皱皱巴巴的价目单,摊开在桌上抚平:“真巧,这两种情感恰恰是最昂贵的两种。”

“什么……意思?”边伯贤声音嘶哑。

“他爱你,伯贤。他所有的温柔只精心准备给你一人, 和你在一起的时光全是他爱你的证明。 上一次来这里时他告诉我, 他舍不得卖掉你们一起度过的那些日子。他的爱,无法用金钱来衡量。”



“除非你告诉我,世界上再没有边伯贤这个人,或者我忘记了他,我才舍得将爱卖出去,否则,不可能。”都暻秀回想起那天张艺兴语气没有一丝波澜地对他说出这段话,眼睛对上他的沉静的双眼。都暻秀沉默了一下,问他:“边伯贤,值得你为他做那么多吗?”他毫不犹豫地回答:“值。”

“为什么?”

“不为什么,没有理由。我愿意,那就值得。”



边伯贤怔怔地听完都暻秀的述说,安静了一会儿,突然抽噎了一下,接着又有泪水不断涌出眼眶,他的喉咙像被侵蚀了一般疼痛,他不停地咳嗽,却发现自己窒息到无法呼吸。

“张艺兴!!!”边伯贤嘶喊出那个名字,喉咙发痛,肌肉发痛,就连胸口也一跳一跳地隐隐作痛。

“我爱你啊…”

“我也爱你啊…大笨蛋……”

“你这样让我怎么办啊……我怎么放心啊……”边伯贤一遍又一遍地喃喃,直到眼前变得一片模糊,轰地倒了下去。

8.
那是都暻秀第一次见边伯贤,也是最后一次。那天他打了急救车电话将边伯贤送回医院,正好看见张艺兴焦急地冲出来,在看到他后先是松了口气,眼神又瞬间变得凝重起来。他发现边伯贤带着自己的外套不见了,而他清楚那件外套的口袋里装着什么。

没有过多的时间再和都暻秀说其他,张艺兴陪着医生护士上楼,然后被嘭地关在了手术室外面。

那也是都暻秀最后一次看见张艺兴。



冬日,寒冷的天气驱使着人们赶快回家享受温暖,都老板周围的店赶在天黑之前就唰啦啦关上了门帘。都老板看了看街上寥寥的行人,也决定提前关门回家。收拾好东西抬起头,看到门外站着一个身影。

“张先生?”都老板有些意外看到这个许久不见的客人。张艺兴整个人看起来瘦了很多,眼眶下面泛出一片阴影,手插在大衣口袋里静静地看着他的店面。

看到都老板正在看自己,他笑笑招了招手。“最近还好吗?”都老板问他。张艺兴平静地回答:“大概…。只是几个晚上没睡着觉了。”

“我来是想问,那天伯贤来找你,说了什么。”都老板又一次对上他的双眼,这一次那双眼睛里满满的都是哀求。面对这样的眼神,纵使他心肠再硬,也不可能不说。侧身请张艺兴走进自己的店,再次沏上茶,递给张艺兴。

“他想让我把情感还给你。”都老板说。张艺兴捧着杯子苦笑一下:“你告诉他不行对吧。”都老板在他对面坐下,啜了一口茶,香气氤氲在空气里,像极了张艺兴第一天来到他这里的情形。

一瞬间都老板的眼神有些失焦,他突然回忆起那天边伯贤卑微地跪在地上不停恳求他的样子,又看了看对面眼睛仿佛失了神采的人。

“我答应了他。”

张艺兴错愕地抬头,不可置信地看着说出刚刚这句话的都老板:“可是……”都老板将杯子放回桌上,接着说:“人的生命很脆弱,但也很珍贵。”

“它由我们经历的每一段时光编织而成,而这些时光做成的细线,一针一角都穿插着人们对过往事物的态度和情感。人的灵魂也一样,由不同的回忆和情感拼凑成一个完整的人,正是因为你对那段回忆所产生的情感让它们显得如此珍贵。当你对某件事物失掉你原有的情感时,这件事物也正从你的脑海中删去。”

“没有了情感就意味着遗忘,所以有那么多人那么多事,我们拼命地想忘记它们,而它们却始终霸占着脑海中的一隅,而有些事,却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被我们忘记。”

都老板看着张艺兴呆滞的样子,停顿了一下,继续说:“我答应了他,因为他不想让你忘记。即使是那些糟透的记忆也有它们存在的意义。正因为有它们的存在,剩下的美好回忆才被衬托得更为可贵。而那些,是属于你和他的独一无二的东西。”

“你爱他爱得值,他爱你,也值。所以,我应该遵守诺言,把他的愿望完成。这对我来说,同样值。”

一直闷声不开口的张艺兴听完,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像一具风干的雕塑。都老板起身把杯子从他手里拿出来:“茶凉了就不要喝了。走吧,别再这样了,他会伤心的。”

机器启动,都老板从架子上取下张艺兴卖掉的情感,愤怒,悲伤,仇恨。这个人始终是那么善良,宁愿自己空守一颗空洞的心,也不愿失去给别人温暖的机会。该说他傻吗?又或许这样才是最聪明的人。

都老板将罐子放回机器里,张艺兴闭上眼睛,切切实实地感受到一些空白的地方正被填补上原本的色彩,那些灰色的记忆从沉睡中苏醒,仿佛花朵初绽般蓬勃浓烈的各种情绪直击他的心房。张艺兴感受到来自胸口的一股暖流,干涸的眼睛终于被泪水浸湿,那么久以来忘记了该如何流泪的他此时坐在这台机器里,隔着头盔泣不成声。

都老板安静地呆在一旁,眨了眨眼睛,仿佛看到房间上方的那个小窗透进一丝光亮散落在地,接着缓缓升腾成一个人形,而后又如同雾气一般散开。

“谢谢你……”他好像听见有人用微不可闻的声音在他耳边说。

张艺兴睁开眼睛,耳旁忽然吹过一阵细微的风,那个声音温柔地对他说:“我爱你。”

——————————————————————————————————

#也许稍后有后记

评论 ( 15 )
热度 ( 38 )

© 张先生的边草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