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先生的边草莓🍓

高三/Thanks for your waiting!♡

【蛋白】情感贩卖店(2~3)

2和3合在一起啦!

——————————————————————————————————

2.
“这里你指法错了,应该是四指而不是三指,弹琴不能讲求方便去弹……”张艺兴敲敲乐谱,让坐在琴凳上扭来扭去的小孩集中注意力,虽然他知道这是徒劳。

林林的父母一心想让他们的小孩学钢琴修气质,而林林天生就是调皮捣蛋的问题儿童,一首曲子坑坑洼洼弹几遍下来还是老样子,也不知是真没有天赋还是故意和自己不喜欢的钢琴老师作对,即使张艺兴再怎么喜欢小孩子也忍不住要训斥几句。张艺兴几次看在他父母面上没有发脾气,不过今天小孩好像格外心不在焉。

“这样,休息十分钟,十分钟之后继续。”张艺兴叹口气,只好让步。林林欢呼着跳下琴凳跑出房间,张艺兴走到他们家阳台往底下看。

林林家住在人流密集的中心区,车辆在高楼底下川流不息,在阳光下还反射出金属的冷光,像树干上密密麻麻外壳坚硬的小虫。张艺兴从他家到这里,要转两次公交再穿过一个地下通道,才能到达这些上层都市人所住的圣地。

时间差不多,他重新回到房间,却在看到眼前一幕后在门口呆呆愣住了。

林林拿着黑色马克笔在一张纸上胡乱涂画,旁边摊着他的背包,里面的纸张被翻出来大半。

那是他的乐谱。他做了很久很久的乐谱。每一个音符,每一个和弦他都推敲了好久,那是他要弹给边伯贤听的曲子。

林林抬头看到他进来,耀武扬威似的挥起面目全非的谱纸:“美术老师教我们画的!”张艺兴攥紧了拳头,想冲上去把乐谱夺回来,却发现心里空落落的,没有任何感觉。

啊,他已经不会生气了。

平静地走过去把乐谱收好叠起来,站起身准备离开。小孩在身后喊:“老师慢走!”走到电梯口,林林爸爸正好出来,看到他有些意外:“张老师?这时候不是还没下课吗?”

张艺兴扯着嘴角笑笑:“抱歉啊林先生,今天我身体不太舒服,改天帮您的孩子把课补上。”“啊,那张老师您注意身体…”没等林先生下一句客套话说完,电梯门便缓缓关上了。

头顶的数字慢慢往下降,手上攥的乐谱被他揉得皱皱巴巴的,张艺兴看着电梯里明晃晃的镜子,四四方方的狭小空间里只有他一个人。喉咙里像有什么堵住了一样,他就连咳嗽都难受无比。

不会愤怒,那就只有悲伤了。

今天家里请的阿姨会去医院照顾边伯贤,张艺兴一个人回到家,打开灯。家里也是空落落的,没有一点声音。这样的气氛不适合任何关乎热情的情绪,于是只好用悲伤来填充无尽的空洞。他突然没来由地感觉到疲累,想要一觉睡死过去,再也不要醒过来。也许是周围太荒芜冷僻,而悲伤太过敏感,一丁点动静都让他感到莫名的恐惧。

那,是不是把悲伤卖掉,就可以摆脱这种痛苦?




"手术很顺利。"金钟大摘下口罩,对守在手术室外的张艺兴说道。张艺兴绞起来的双手松开,眉目间也终于显出一丝轻松。金钟大看着他疲惫的眼睛,终于还是开口:"你去过了吧,那种情感贩卖店。"

张艺兴愣了一下,轻轻点点头。金钟大了然,凭张艺兴的收入,短时间攒到那么多钱根本是不可能的事。金钟大目光往旁边斜,又开口:"不管怎么样,那种地方…还是少去为好。"张艺兴没动,也没说话。半晌他才接下金钟大的话:"我无所谓,只要他能好好的就足够了。"




"欢迎光临。"都暻秀头也没抬,专注地用毛刷清理自己的木格柜。"好久不见,都老板。"身后的声音有些耳熟,他回过头,看到一张柔和而疲惫的脸。"张先生?"都老板笑了笑,邀他坐下同样端给他一杯茶。张艺兴摩挲着杯壁,喝了一口。

"这次我想卖掉悲伤。"直截了当地,张艺兴提出自己的要求。都暻秀也没多问,推了推眼镜点点头:"被悲伤折磨的感觉很不好受吧。"但是,失去了悲伤就像拳击手没有了拳击袋,周围的一丝一毫再怎么撕扯你的心,你也无法宣泄这种痛苦了。后面的话都暻秀没有说。毕竟,他是个商人。

同样的机器,同样的感觉,不过这次要温和一些了。这次不像上次那样一阵刺激的眩晕,只是感觉像身处沉浸在黏稠的浆水中,混沌沉浮。

"可以了。"都老板拿出那个罐子,罐子里盛装着张艺兴的悲伤,呈现浅海的蓝色。都老板看着那团缓缓浮动的情感,不禁赞叹:"真好看。"张艺兴木然地看了很久,终于别开目光。以后再也不会悲伤了,真好。他想。得到的钱,足够伯贤开心地玩一阵子了。就算……这样的时间很短,他也想再看一次那种阳光般的笑容重新绽放在边伯贤脸上。

3.
外面阳光灿烂,病房窗台上停了一只灰溜溜的麻雀,它舒展了一下翅膀,跳了跳自己矮矮胖胖的身躯,又往上飞走了。秋天这样的天气往往是该出去走走的时候。边伯贤将手中的水杯放下,舔舔嘴唇:

"哥,我想出去玩。"张艺兴合上手里的书:"可以啊,我陪你到庭院走走?""不是,是出去玩,出医院去外面。"边伯贤解释:"医生不是说了吗,手术过后如果感觉没有其他问题是可以自由活动的。"张艺兴纠正他:"可以进行不剧烈的活动。"

边伯贤撇了撇嘴:"哎呀…整天闷在这死气沉沉的地儿我都要发霉了,到时候我不是病死的得是闷死的…啊!"张艺兴重重地一掌拍在他头上:"说什么呢!"

边伯贤看着他,下垂的眼角无比委屈。张艺兴叹口气:"好啦好啦,知道了。我跟医生说一下。""耶!艺兴最好了~"

金钟大听到张艺兴的话,只说了一句:"珍惜。"便由他去了。张艺兴道了声谢,关上了办公室的门。金钟大轻轻摇摇头,没说什么。

许久没到医院外透透气的边伯贤看到什么都像第一次出门面对世界万物的小孩子一样兴奋,张艺兴追上他往他头上扣上帽子,把他拽到身边握紧他的手:"慢点,别走丢了。"边伯贤点点头,感受着张艺兴手心的温度。他的手骨节分明而柔软温暖,包裹着自己的手揣在怀里,像挑选了这季节最上等的阳光剪裁下来包进了这个小小的口袋。

"哥,我想吃那个。"边伯贤指着一个卖旋风土豆的小摊说道。张艺兴摇摇头:"不行,太油了。"边伯贤固执地甩他的手臂:"我想吃嘛…好久没吃了,就这一次,一次好不好?""医生说了少吃油腻的东西。"推搡了几次之后,张艺兴仍然不为所动。边伯贤终于让步:"行行行拗不过你,糖葫芦总行了吧?"

张艺兴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向小小店面门前插着的一个个红色的果子,糖浆从顶部淌下包裹住色泽诱人的山楂,一串串红艳艳地着实可爱。

"……""谢谢哥!"没等他说话,边伯贤就一步冲到小店前自作主张地买了两串。张艺兴无奈地接过他卖乖买来的糖葫芦,手上使了点劲捏捏他的脸:"你啊你!"边伯贤嘿嘿笑着咬掉最上面一个果子,夸张地惊呼:"好吃!哥你快吃!超甜!"

吃过糖葫芦,边伯贤说走累了,拉着张艺兴要在路边歇一会儿。这整条街都种满了枫树和梧桐,秋风一吹,一些枯黄的落叶就轻飘飘地打着旋落下来,一踩上去就发出一声干脆的碎裂声。

边伯贤靠着张艺兴数过往的车辆,开心地说着记忆里那些美好的故事,张艺兴则看着飞在空中的树叶,在阳光下好像一闪一闪发着光打着旋落下。如果可以,他希望时光永远停留在这一刻,公交站台旁边的长椅,温柔的太阳,安静的街道,还有靠在身旁说个不停的爱人。拥有这些,好像就已足够温暖他余下的岁月。

"话说回来,"边伯贤又找到一个话头:"好久没看到灿烈了呢。"张艺兴回忆了一下,确实,上次那孩子来看伯贤都不知道是多久以前了。"要给他打个电话吗?也不知道他最近怎么样了,朋友圈也没怎么更新。"边伯贤摇摇头对着空气白了一眼:"算了,他估计忙着呢来不及理我们。"张艺兴扑哧笑起来:"怎么,你想他了?我可是会吃醋的哦。"边伯贤一掌糊他脸上然后一把抱住他把自己黏上去:"想他干什么!哥你比他好一百倍好吗?一千个朴灿烈都换不来一个张艺兴!"张艺兴哈哈笑着默默心疼了朴灿烈一把,同时自己内心也因为对方简简单单一句话而灌满了暖意。

就是…作为恋人的一点小自私小骄傲吧。他啄了一下边伯贤的嘴唇。嗯,还带着刚才糖葫芦的味道,甜甜的。




"今天开心了吧?"张艺兴拉上窗帘,在邻床坐下。边伯贤摇摇头:"这哪够?游乐园还没去,大餐还没吃成,而且,好久没打游戏手都生了……啊啊,哥,今天我们还没照相呢!你得完成我的这个小心愿。"边伯贤说着去拿床头的手机打开摄像头,把他拉过来。

"咔嚓"一声,相机带的滤镜给两人戴上了兔子耳朵,嘴边还有两个圆滚滚的胡萝卜。张艺兴对这张可爱的照片反而无所适从:"这也太…可爱了点吧,男人过了25就不能再可爱了。"边伯贤自顾自地保存说道:"谁规定的?在我这里哥永远最可爱。""……是咯。"张艺兴给他理顺额前的刘海。

真幸福。

兜里的手机振动了一下,张艺兴拿出来看了一眼,有些惊讶。边伯贤探头过去看到屏幕上显示的名字也挺意外:"灿烈?"对话框里孤零零地显示一个气泡:

【哥,伯贤最近好吗?】

边伯贤奇怪地抬起头:“怎么突然…”张艺兴看到他询问的眼神也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他怎么不打电话?”边伯贤耸耸肩:“鬼知道…天气冷了,你回去记得多穿点衣服。告诉他虎哥我好着呢让他没事别瞎操心。”张艺兴无奈地笑:“你这是赶我走?你一个人在这怎么办?”“没事没事,有医生护士在这你担心啥?快回去吧一会儿天黑了。”

“…那行,要好好休息听到没?”“嗯!”随着病房门关上,边伯贤刚刚堆砌起来的笑容瞬间全数倒塌,他垂下头看着自己粘着输液针的左手,自言自语:“照顾好自己啊傻瓜。”

“你要再多陪我一会儿啊…一会儿就好了。”

——————————————————————————————————

#谢谢点小心心小蓝手的你们❤不嫌弃就好啦hh

评论 ( 8 )
热度 ( 32 )

© 张先生的边草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