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先生的边草莓🍓

高三/Thanks for your waiting!♡

【蛋白】情感贩卖店(1)

深夜还债 还完睡觉💤

——————————————————————————————————

“您好,欢迎光临都老板的情感贩卖店。本店提供情感切除服务,只要您做好决定,本店会将您选择的情感完全切除。”

“不过,本店只负责切除并收购您的情感,其余与本店一概无关,敬请理解。”

————————————————————————————


1.
2204年,由于人类的大量开发采集能源,地球的天然能源早已远远不够人类发展。然而人类的智慧是无穷的,早在四年前,科学家们就已发现一种技术——情感的切割转换。利用这项技术,除了对人类情感进行移植转换,几近枯竭的能源也可以通过情感转换机器压缩净化成可供人类使用的能源。拥有了这项技术,人们可以选择切割自己无用的情感换取更顺畅便利的生活。

然而一枚硬币总有两面,情感转换机器在全世界流行的同时,也开始变成商人用来牟取暴利的一种手段。聪明的商人们将情感回收,同时也将其作为商品进行贩卖,价格往往比回收时高出几倍。可这世界总有那么多人冷血无情,宁愿舍弃爱与善良换取眼前之利,却在舍弃后懊悔不已想拿回自己遗失的情感。但对于头脑精明的商人们来说,根本不可能让人们有重来一次的机会。

小都老板就是一家情感贩卖店的店主。他原名叫都暻秀,不过除了父母和亲近的朋友,没有人知道他的本名就是了。他和其他商人不太一样,他只回收情感而不卖出。不为谋利,他只是有个奇怪的嗜好——收集情感。

小都老板的店很大,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占了一整面墙的木格子柜,里面整整齐齐码着大大小小的瓶子,每个瓶子里都装有雾气一样的气团,颜色各异大小不一,瓶子上贴着标签,那便是他收集的各种情感。他见过因为失恋过于痛苦卖掉悲伤的人,见过因为无底线的宽容而一次次被伤害卖掉温柔善良的人,当然也见过不少徘徊在自己店外犹豫不决不知道该不该进来的人,像现在,门外那个停驻了许久的男人。

男人终于还是走了进来。随着厚重的玻璃门推开,从门外拥进一股暖气。外面阳光很好,暖洋洋地照着对面的花店,灿烂的花朵沐浴在阳光下,画面显得安静而美好。男人穿着简单的格子衬衫,黑发黑眼,看起来二十多岁的样子。这么年轻啊。都老板想着,推了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

“欢迎光临。”都老板温和地朝他笑了一下,自我介绍:“我是这里的店主,您可以叫我都老板。”男人愣了一下,点点头,也朝他微笑了一下,颊边隐约露出一个酒窝。

“请坐。”都老板给他倒了杯热茶,茶的热气缓缓飘起,男人双手捧住,手心的热度让他微微安下心来。这家店很大,空旷的店面显得异常清冷,尤其是那一整面墙的木格柜,各式各样的瓶子里漂浮的气体像女巫家中古怪的药物,让他莫名觉得诡异。

都老板注意到他的目光,解释道:“那是我收集的情感。”接着又问:“您来我这里,必定是有您的理由吧。”男人这才恍然:“啊。我叫张艺兴,朋友介绍来的。”

“我想…卖掉一部分情感。”

都暻秀在他对面坐下,双手交叉放在桌上:“到情感贩卖店的人肯定是要卖掉自己情感的,我是想问原因。方便的话,请告诉我吧。毕竟我只是一个普通人,万一您卖掉情感去做什么触犯法律的事情,那我也脱不了干系。”张艺兴皱皱眉头,心里嘀咕“情感贩卖一开始还不是法律禁止的”,但还是将椅子拉近,做好讲故事的准备。

“我是个钢琴老师,教别人家的小孩弹钢琴。家里父母健康,有很好的朋友,也有…很爱的人。”

“可是,我的爱人生病了,他需要治疗。光凭我那点积蓄根本不够,我不好再向朋友开口,更不可能告诉我的父母…医生说,如果再不治疗,会很危险…”

张艺兴轻声说着,喃喃自语一般。他为了赚钱,除了做钢琴老师,也找了其他工作,零零碎碎地打工,可攒下来的钱除去供养老人,对庞大的手术医疗费用来说简直是杯水车薪。

他想到那个人在草丛中低头认真找四叶草、蹦跳着吹蒲公英的样子,想到他们一起去夜市吃旋风土豆捞火锅,明明两个人都吃不得辣却还一个劲儿地往嘴里塞,最后两个人一起“嘶嘶”地倒吸凉气不停地喝冰水脸通红的样子,又想到那个人躺在病床上陷在枕头被子里缩成小小的一团,半夜被牵扯神经的绞痛弄醒紧皱的脸,坐在病房窗前穿着单薄病号服呆滞安静的样子,手不自觉攥成拳,骨节微微发白。

老剧情了。都老板靠回椅子,了然地点点头。“那么,想好要出售什么情感了吗?”张艺兴抬头,看到都老板沉静而没有一丝波澜的眼睛。

他垂下眼,斟酌了一下,开口:“那就…愤怒吧。”都老板嘴角扬了扬,再次问他:“决定了?”张艺兴点点头:“嗯。”

都老板站起来带他走向墙后的一个房间,那里更空,除了一台机器什么也没有。说出一句话好像都会在空中回荡好久。

“我的店只负责收购,也不会将您的情感归还给您,想好了就别后悔了。”张艺兴坐进机器,戴上头盔。都老板娴熟地操作机器,一行行数字飘过显示屏。张艺兴闭上眼睛,等待情感被切除。"由于您是第一次切除情感,可能对您的大脑有一定冲击,但请放心,对您不会有太大影响。"

"那么,开始吧。"按下红色按钮,张艺兴只觉脑中像突然灌进冷气,电波嘶啦的声音被无限放大冲撞耳膜,大脑一阵刺痛,又变得一片空白。

"结束了。"都老板扶他下来,刚才的几分钟张艺兴还没意识过来,他甩甩脑袋,看到机器盛装情感的临时瓶里缓缓漂浮着一团浅红色的气状物。

"那是…我的愤怒?"张艺兴揉着太阳穴发问。都老板点点头让他坐下休息一会儿,从木格柜后面取出一个玻璃罐,将气状物渡进去,扭紧盖子。"每个人的情感浓度不一样,就像愤怒,看得出来你是个不经常发怒的人,或者就算发怒也不会到那种程度。"都老板说着将罐子放进一个木格,"这是您的报酬。"他将报酬卡递给张艺兴。

张艺兴谢过都老板,推开门离开了贩卖店。都暻秀目送他走远,看看外面倾斜的日光摘下眼镜。




张艺兴到达医院时夕阳已经沉入云端将隐没进山林,另一边的月亮早早地描出了弯弯的轮廓。

3楼,4号病房。路过的小护士还朝他打个招呼。推开门,满面的愁容在那一瞬间全部化开融进满满的温柔,他放轻脚步走过去,牵起床上的线衫披在那人身上:"怎么起来了?小心着凉。"

边伯贤回头向他笑了一下,鼻尖微红。"总是躺在床上太无聊了,我就想起来坐坐。"张艺兴在他旁边坐下,病房窗外是一排低矮的蓝色铁皮屋顶,其间夹杂着灰黑色的砖瓦平房和白色的普通住宅区。余晖铺撒进整个画面,像谁不小心打翻了颜料盘。

边伯贤将衣服往上拉了拉,转头问他:"你今天去哪了?怎么那么晚。"张艺兴揉揉他的脑袋回答:"钢琴课那边有点事,好像说林林报了美术班,要调时间。"

边伯贤靠进他怀里,撇撇嘴:"为什么非得他家不可?别人不好吗?那家孩子一点都不听话。"张艺兴撒娇一样回答:“他家给的课时费最多,不管怎么样物质才是第一位啦~”边伯贤没再说话,他知道张艺兴够累了。

“想吃什么?”“吃来吃去还不就是那几样,别的医生又不让吃。”张艺兴心疼地捏了捏他凹下去的脸颊,轻轻叹了口气。

晚餐还是吃得清汤寡水,边伯贤敷衍地吃了几口便放下筷子。张艺兴也只好把餐盘端出去,陪他坐下。边伯贤看着窗外,开口道:“哥,等我病好了我想去游乐园,想和哥照大头贴,吃芝士球,吃披萨。”张艺兴柔声说:“好,你想去哪我都陪你去。”

“你还记得那次我们和珉锡哥他们去游乐园吗?那次珉锡哥逮着我坐海盗船坐过山车,我都怕死了你还在旁边拍手笑。”边伯贤嘟起嘴巴讲他的不是:“哥你又不和我坐,我几哇乱叫害怕得要死。”张艺兴解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喜欢这种高空游戏……”“我也恐高好不好?”“那你恐高胆小你还跑去和他们玩。”

“哎呀……大家都在玩,我就心痒痒…”张艺兴点了点他嘟起来的嘴:“然后那天去了鬼屋之后晚上回去抱着我到大半夜才睡着是不是呀边三岁?”边伯贤气恼直起身子一个枕头砸过去:“呀!哥真不留面子!”

正说到这里,小护士推门进来:“四号床输液了。”边伯贤立刻从张艺兴怀里弹起来回到床上。小护士早已司空见惯了,挂好输液瓶就离开了。张艺兴给他掖好被子,吻了吻他的眼角说出去抽根烟,带上了门。



主治医师办公室。

“金医生,请问什么时候可以开始手术?”张艺兴双手扣在一起放在腿上。金钟大推了推眼镜,回答:“照目前的情况来看,后天就可以准备手术,但……你要想清楚,手术也只能保证……”“我想清楚了。做总比不做好。”张艺兴斩钉截铁地打断他,面色凝重。金钟大沉默了两秒,点点头:“那好。”

tbc.

————————————————————————————————

#你们最近热情得让我感觉十分害怕……是有谁给我买粉儿了吗………我是个懒癌重度拖延症重度患者啊………更文很慢的最近又忙又处于卡文状态……而且以后还会为了备考掉线很长长长长长长长长一段时间……emmm……

#总之还是谢谢各位小天使么么扎~❤

# @他山之石 这是第二篇(๑•ี_เ•ี๑)写得不好表嫌弃=3=

评论 ( 16 )
热度 ( 35 )

© 张先生的边草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