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先生的边草莓🍓

高三/Thanks for your waiting!♡

张雪兔与边小可的二次元奇幻之旅(中)

#ooc 魔法私设别当真

#二次元穿越😂点梗 不喜别看啊

——————————————————————————————————

4.
“所以…伯贤哥哥?啊名字是这么念的吧?”小樱听完边伯贤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之后,问道:“现在的小可不是小可,然后你从另一个世界…三次元不知道为什么变成了小可的样子?”边伯贤重重地点点头:“没错!而和我一起来到这里的艺兴哥,现在应该就是雪兔!不过大概是他还没醒过来,所以现在的雪兔还是雪兔。”

“那么,你是怎么知道的呢?”小樱又提出一个疑问。边伯贤又看了一眼雪兔:“心灵感应,就那么简单。”“哎?!”小樱很惊讶:“心灵感应那么强大?”边伯贤盘腿在桌边坐下回答:“有一部分是因为这个,另一部分大概是我和他来自一个世界,相互感应更敏感的缘故。”心里却想:在一起那么久的人怎么可能认不出来。

“这该怎么办…艺兴哥向来反应慢半拍,要等他的苏醒不知道得要多久…话说回来,我们究竟为什么会突然来到二次元啊!!”还是以这种灵异的方式……边伯贤发愁似的撑起脑袋。小樱想了想:“要不问问艾利欧?”“啪”地一下,边伯贤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对!那个一肚子坏水儿的魔法使!这绝对不是偶然!他肯定知道什么!小樱你不是也梦见了库洛里德吗?”雪兔越听越晕,他只知道现在身体里的另一个与那个叫“艺兴”的男孩共存,小可现在也不是小可,他们来自另一个世界……那这么说,现在他身体里有三个人?!

“那个…小樱…”

“砰——”

“雪兔哥!”“艺兴哥!”边伯贤和小樱同时喊道,雪兔眼前渐渐变得一片昏花,房间里的灯光变得异常刺眼,最后终于使他晕倒在地上。

小樱冲上去把雪兔扶起来背靠自己的床,雪兔脸色很差,双眼紧闭。边伯贤着急地飞过去:“怎么办?看样子艺兴哥是要醒过来了…吓!”

房间门突然被打开,桃矢推门进来:“我刚回家就听到楼上传来一大声,小樱你在干嘛…哎?阿雪?”边伯贤连忙收回翅膀躺到地上一动不动,小樱扶着雪兔一脸着急:“哥哥,雪兔哥昏倒了…”桃矢面色凝重,俯身架起雪兔:“先带到我房间去让他休息一会儿吧。”

哥哥出去后,小樱吁了口气。边伯贤活动了一下发麻的手脚:“啊啊…小可也真累……”小樱转过头一脸泄气:“伯贤哥哥,怎么办……”“什么怎么办?”“万一雪兔哥醒过来不是雪兔哥…我的意思是…”

“我知道。”边伯贤也扶额:“趁现在,小樱你赶快问问艾利欧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英国。艾利欧坐在壁炉旁,斯比奈尔靠在沙发扶手上打盹。电话铃突然响起,斯比没坐稳差点摔了下来。艾利欧合上手里的书,接起电话:“喂?”

“那个,请问是艾利欧吗?我是小樱。”

“啊,小樱,有什么事吗?”艾利欧声音温和。小樱扶着电话,边伯贤贴在旁边拼命听清说话的内容。“其实…是这样的…”小樱把昨天的梦和雪兔、小可——现在的边伯贤的话复述了一遍,艾利欧静静听着,小樱说完后沉默了一会儿。

“所以,大概就是这样了…艾利欧?”

“啊,是,我知道了…不过,这种情况确实从来没有出现过。不过根据库洛里德生前留下的记忆,我想这会不会是与库洛牌有关。”

“库洛牌?”边伯贤和小樱脱口而出。艾利欧在电话那头点点头:“嗯,库洛牌在有了新的主人后,可能会有一些卡牌还不适应新主人的魔法,从而引起自身的魔法紊乱,这就会造成一些意想不到的后果。”

小樱又重复了一遍那个新名词:“魔法…紊乱?那是什么?”艾利欧解释道:“就是很可能在某一时间,卡牌由于魔法适应还不稳定,会突然无法控制自己的魔法,从而对世界造成一定的影响。你所说的这个情况,大概是他们与另一世界存在的相似的魔法产生了共鸣。”

边伯贤听到这里吃了一惊:“我?魔法?”艾利欧接着说:“嗯,之所以可鲁贝洛斯和月会这样,正是因为他们所管辖的牌感应到了另一世界的人身上存在的魔法,于是就把那两位的灵魂渡到了这里来,和两位管辖者共存了。”

“那有什么办法可以解决吗?”小樱问道。“目前的话…”艾利欧想了想:“应该有一个办法。”边伯贤一听打起精神来:“有办法可以解决吗?”艾利欧笑道:“是有的。”

“库洛牌的新主人要让卡牌的魔法重新稳定下来,需要将那张卡牌选择的魔法融合进原管辖者体内,这样异世界的灵魂身上就不再带有残余的库洛的魔法,就能被分离出来了。”

小樱听完兴奋起来:“那很简单啊!只要找到发生了魔法紊乱的卡牌就可以了吧?”艾利欧顿了顿,又提示道:“不过如果一直没有将魔法融合的话,异世界的灵魂会渐渐替代原来的管辖者,也就是说到那时月就成了另一个人,小可也不再是原来的小可。一般来讲差不多是一周左右的时间期限。”

艾利欧说完,边伯贤倒吸一口冷气——虽然很羡慕二次元的世界,但他还是更希望能回到三次元,他可不要一辈子就这样活在二次元里!再说艺兴哥肯定也不愿意吧!

“不过,我相信小樱你一定没问题的,对吧。”艾利欧最后留下一句话,通讯便被切断了。小樱只好放下电话,叹了口气。

“可是,我也不知道究竟是哪张卡牌啊!”


5.
好晕…

怎么那么黑?

我在哪?我记得刚才和伯贤在公园拍照来着…然后,然后发生了什么?

好像有一个洞口…有光……

张艺兴睁开眼睛,头顶是完全陌生的一片天花板。

“阿雪,你醒了。”桃矢坐在旁边,看到雪兔睁开眼睛。张艺兴坐起来看了看周围,又上下打量了一下眼前的人。怎么…有点眼熟?

“阿雪?”——嗯?他在叫谁?

“…你不是雪兔吧。”——雪兔?那不是早上和伯贤看的动漫里的角色吗?

张艺兴低头看看自己的手,使劲捏捏脸:“啊疼…”——不是梦。

桃矢面色平静:“你也不是月。那么,你是谁?”张艺兴懵了半天,反应过来:他这不会穿越了吧?还到了二次元?这什么操作!!一阵头脑风暴之后,他开口:“抱歉…你是桃矢,小樱的哥哥,对吗?”见对方点点头,张艺兴内心更是一阵狂风暴雨:等一下谁来给他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样这什么神剧情展开!

桃矢重重地叹口气:“为什么又发生这种奇怪的事…”张艺兴小心翼翼地又开口:“那么,这里是小樱家,木之本樱?”桃矢皱起眉头:“嗯。还有,好像你还没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吧。”“…不是,那个…怎么解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在这里……”正在张艺兴苦恼该怎么解释时,小樱敲了敲房间门。桃矢把门打开:“什么事?”小樱讪笑着抱着小可站在门口:“哈……我就想问问,雪兔哥怎么样了?”

桃矢面无表情地回答:“雪兔没事,你在这陪陪他,我得去做晚饭了。”说完头也不回地下楼走向厨房。“什么嘛!一点也不担心雪兔哥…”小樱嘟囔着冲桃矢的背影吐吐舌头,走进去带上房门。张艺兴呆呆地看看小樱,又看看她怀里的小可,使劲揉揉眼睛:

“伯伯伯伯伯贤??!”边伯贤这次直接挣脱开小樱栽进张艺兴怀里:“艺兴哥||Φ|( T Д T )|Φ|| !!”张艺兴仍不确定:“小可?不…伯贤?”小樱杵在一旁一脸无奈:“啊……哥哥……”张艺兴揉着怀里小可…不对,伯贤的脑袋仔仔细细地看了看小樱:“你是小樱?”“是。哥哥你和伯贤哥哥是从三次元过来的吧?”“这么说,这里真是二次元??”“……没错。”

张艺兴:(°ー°〃)

边伯贤抬起头:“哥,听我给你解释……这是库洛牌搞的鬼…”

饭桌上,沉默的空气久久挥散不去,桃矢吃完率先打破沉默:“今天爸爸在学校要写报告,要晚点回家。小樱你吃完早点睡觉,明天可是你做早餐哦。呀……怪兽做的早餐我还不太敢吃呢……”小樱卯足力气一脚踩下去狠狠地踹了他一脚:“我吃饱了!”张艺兴剩下半碗饭端着好不尴尬,桃矢平静地问他:“雪兔今天要留宿吗?我要去打夜工,正好麻烦你照顾一下我们家怪兽。”张艺兴飞快地想了想:伯贤和小樱都在这里,也许今晚就能把灵魂分离出去。连忙点点头:“嗯,谢谢你桃矢。”

“那么,魔法使小樱,请赶快把我们送回去吧拜托了!”桃矢出门后,张艺兴立刻双手合十请求道。小樱却很为难:“可是……我不知道是哪张牌出了问题……而且,伯贤哥哥说不知道小可什么时候醒过来,他的灵魂现在和小可的灵魂共存在小可的身体里,我怕万一伤到你们怎么办?”张艺兴十分苦恼:“那总不可能一直这样吧?万一永远回不去了怎么办?”边伯贤安抚焦急的张艺兴:“哥你先别急,艾利欧也说了灵魂取代不会那么快完成,要不明天我跟着小樱去学校,等小樱找出是哪张牌后再想办法。”

“你是想争取时间多吃几顿小樱家的晚餐吧?”“……才、才没有!这么严肃的时候能想那些吗?”“可是刚刚吃天妇罗和布丁的时候你一直在说得多吃几次这样的美味回去才满足啊之类的话……”边伯贤鼓起脸站起来想为自己的面子再争辩几句:“那是对美食发自内心的赞美!”

原本愁眉苦脸的小樱听到他这句话也“扑哧”笑了:“今天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艺兴哥哥你就留下,明天到学校再好好想办法?”张艺兴揉着太阳穴陷进沙发,也是啊,干着急也没用,不如先适应一下。“行吧……不过,伯贤你没问题吗?”边伯贤拍拍胸脯:“没问题,我醒得早,说明我适应力可比哥好。”

晚上,边伯贤关了灯,看着小樱入睡后飞到窗前坐下,低头看看自己圆溜溜的手,轻轻叹口气。也不知道俊勉哥他们怎么样了……

而此刻的张艺兴也无法顺利入眠,他脑袋乱作一团,最后胡思乱想着,连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也不知道。

6.
小狼直勾勾地盯着坐在课桌上的边伯贤,看得他心里直发毛。“喂,小鬼别那样看着我。”边伯贤像小可那样斥他。小狼一手拎起他的尾巴,一手东戳戳西戳戳:“看不出来啊,感觉还是原来那个毛绒玩具。”边伯贤被戳得冒火:“呀!”一口咬住他的指头,疼得小狼把他一下子甩飞出去。

“阿西……”边伯贤揉着摔疼的脑袋坐起来,小樱连忙把他捡起来放回桌箱:“刚刚我说的你们明白了吗?”小狼摸着下巴点点头:“现在的首要问题就是找出发生了魔法紊乱的卡牌吧。”知世想了想,问:“会不会是换牌?不是发生了灵魂取代吗?”小狼沉思了一下:“我觉得应该是时牌,你看,时间不是错乱了吗?”边伯贤纠正他:“是时空,不只是时间。”小樱把他们的想法综合了一下:“这样看来时牌的可能性好像更大,因为,换牌是将两个灵魂互换,但是小可的灵魂并没有换到另一个世界去,只是共存而已。而且时间空间应该是有联系的吧……”

边伯贤呈大字瘫在桌箱里:“那既然这样,我们是不是很快就能回去了?”小樱说:“这个……据艾利欧的说法应该是没错,但有这么简单吗……”知世提议:“不管怎么样,总之先试试吧!明天放学怎么样?正好是周五,我准备好摄像机了哦!”小狼也赞同地点点头:“看来也只能这样了。”

比起只用假装玩偶的边伯贤来说,张艺兴要辛苦得多。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开口就能说出流利的日语,但至少这为他暂时的校园生活提供了不少方便。给桃矢解释后,桃矢也没有再问他其他问题,只是很在意“我们的世界竟然以这种方式呈现在你们面前”。不过万幸,在桃矢的帮助下他还算顺利地度过了早上的时间。

中午,桃矢和他坐在草坪上吃午餐,铃宫又抱着吉他跑过来:“喂月城!昨天你真是帅死了!拜托再弹一次吧,就一次,内?”张艺兴一脸茫然,昨天的这个时候…他是不是还没醒?不过看对方一脸的期待,只好微笑一下:“没问题。”

手指熟练地扫过琴弦,张艺兴哼唱着独角戏的调子,自然地垂下眼睛。铃宫趴在一旁冒星星眼——原来月城同学弹吉他的样子也那么帅……

“好了好了,雪兔他还要吃饭呢,到这里就可以了吧。”桃矢打断气氛把吉他还给铃宫。等铃宫蹦跳着走远,他对张艺兴说:“你啊,可不要给阿雪招些奇奇怪怪的桃花。”张艺兴抿嘴偷笑:“知道了,护兔使者。”“你说谁是护兔使者啊!”“没,就说说而已。”



熬到放学,许久没有体会过校园生活的张艺兴表示这一天他都快累得散架了。走到校门口,桃矢跟上来:“你不记得路吧?”张艺兴挠挠后脑勺:“诶…”“先去我家好了,估计我妹妹肯定会找你。”“…谢谢你。”

路上,路过月峰神社,张艺兴停下脚步抬头看高高的牌匾。“怎么了?”桃矢也停下来问他。张艺兴解释:“在看动漫…就是你们这个世界的故事的时候,伯贤就说如果有机会很想来这样的神社来祈福,感觉愿望就一定会实现。”桃矢沉默了一会儿。

“那么走吧,趁今天有机会。”

“哎?真的吗?”张艺兴回头。

tbc.

——————————————————————————————————

#ooc得我有点害怕………中二得我发完就捂脸跑………

评论 ( 4 )
热度 ( 26 )

© 张先生的边草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