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先生的边草莓🍓

高三/Thanks for your waiting!♡

张雪兔与边小可的二次元奇幻之旅(上)

#ooc 魔法私设千万别信

#二次元穿越 点梗 不喜别看昂……

——————————————————————————————————

1.
「我最喜欢小狼了!」小樱从台阶上跳起来张开双臂扑向小狼的怀抱,片尾曲响起,平板画面出现一行行幕后工作人员的名字。窝在被子里的人打了个呵欠,抓抓怀里毛茸茸的小脑袋:"好啦,看完了。"边伯贤活动了一下身子,在张艺兴怀里蹭:"狼樱好甜啊~~"张艺兴被他蹭得发痒,连人带被子卷起来往旁边推,翻身下床:"再甜也不是你周末赖床的理由,快起床了,好不容易没行程,我们说好今天和俊勉世勋一起去看樱花的。"边伯贤攥着被子角又把自己裹春卷一样翻滚了几圈,这才一骨碌坐起来换衣服,抓抓头发嘟囔:“啊…要是像小可那样有翅膀就好了…可以随心所欲地想去哪就去哪…”在浴室的张艺兴听到笑他:“你是想像小可那样可以随心所欲地吃甜食吧?”

正是气候温和的初春季节,屋外阳光明媚,临出门时张艺兴将围巾圈到边伯贤脖子上:"吹风还是会冷,小心别感冒。"边伯贤扯扯被张艺兴勒得紧绷绷的围巾,看看他空荡荡的脖子。张艺兴一边换鞋一边说:"我身体比你好多了,哪像你动不动就感冒胃疼的。"边伯贤丝毫不理睬他的话,拿过衣帽架上的针织帽给他扣上:"那是谁上次低血糖犯了差点晕倒的?""……"

正是工作日,公园里人很少,大多是散步的老人,认识他们的人想必也不会很多。两人在公园门口等了一会儿,老远看见一高一矮两个身影朝他们这边招手。金俊勉戴着白色的绒线帽,回头看看吴世勋手上搭的灰色围巾:"我说什么来着,伯贤还不是也围着围巾,艺兴都戴着帽子,就你不怕感冒。"吴世勋叹口气,草草把围巾围上:"听你的听你的…不过这种天气哪里会冷啊…"边伯贤一溜烟窜上去一把揽住金俊勉的肩膀:"慢死了慢死了,让我和艺兴哥等那么久。"张艺兴笑着把边伯贤揪回来:"听他瞎说,我们也才到没多久呢。"吴世勋薅薅头发:"那么走吧,早上人不多,我带了相机正好可以拍照。"

公园很大,当初园林设计师设计时专门空出一条林荫道种满了樱树,春天一到,这条路就染上雪白浅粉的樱色,风一吹粉白的花瓣散到地上,铺上一层柔软的花毯。

“哦!樱花樱花!”边伯贤像个小孩子兴奋地跑到前面。“艺兴哥给我照相嘛!”张艺兴拉过挂着相机的吴世勋:“世勋带了相机,让他给你照不就好了。”边伯贤嫌弃地看看旁边的大高个子:“他?自拍黑洞一个,把我照毁了怎么办?”吴世勋听到“自拍黑洞”几个字眼角跳了几下,翻了个白眼举起相机:“自拍黑洞又怎么样?拍别人拍风景可是我的强项好吗?”没等他按下快门边伯贤一手挡住镜头把相机取下来递给张艺兴:“不行不行,虎哥我一百分的帅你照不出来,还是让艺兴哥来。”张艺兴无奈接过相机,金俊勉拉拉炸毛的吴世勋:“好啦,伯贤是个艺兴控你又不是不知道,要不我们去买点吃的?”边伯贤听到咧嘴笑道:“对对对,你们俩一起去买嘛,顺便给我和艺兴哥带一份,我们照完相去找你们~”说完不由分说地把两人推到了一起。

满意地看着两人绯红着脸走远,边伯贤拍拍手靠到一棵樱树下摆好pose。张艺兴举起相机一边调整焦距一边说:“你是故意的吧?”边伯贤酷酷地撩撩头发:“那两个人明明互相喜欢,打着室友的名号同居了那么久还不准备告白,这种时候就只能我这种好心善良的人出马帮他们一把咯~”“是是是,你最善良~”

“咯嚓——”

“你看看行不行,我拍风景可没有世勋在行。”“没事没事,哥拍的都好看。来我帮你拍一张。”

张艺兴站到刚才边伯贤站的位置靠到树上,边伯贤对准镜头:“哥靠右一点。对、稍微…再过来一点…一,二,三——”

“哥!!”

边伯贤按下快门的同时,张艺兴旁边的树干突然出现一个散发白光的洞,一个不留神张艺兴手伸进洞里,接着整个人也倒了进去。边伯贤情急之下一步冲上去拉住张艺兴的手,“唰”的一下,两人一同被卷进了洞里。吞噬了两人之后,那个洞口又悄无声息地消失了,樱树又重新恢复成了原来的样子。

“哎?他们人呢?”金俊勉拿着热狗盒子跑回来,却发现那两人不见了,只剩下被丢在地上的相机。吴世勋把相机捡起来打开看:“伯贤哥为什么照了张全白的照片?而且怎么还把相机随便丢地上?”

“比起这个…他们去哪了?”

2.
“滴滴滴滴——”床头闹钟响了好久,小樱迷迷糊糊从睡梦中醒过来,回头一看:“啊!!要迟到了!!!”“腾”地从床上弹起来迅速穿上校服。小可眯着眼睛从柜子里爬出来:“小樱你怎么又起晚了…啊…头好晕让我再睡会儿…”说完又倒了回去。

小樱急匆匆地跑下楼,爸爸把早餐放在桌上:“早安小樱。”小樱笑着回道:“爸爸早安!”“看样子怪兽今天也起晚了吧。”桃矢把牛奶喝完慢悠悠地说。“谁是怪兽啊!!”小樱气鼓鼓地瞪了哥哥一眼,囫囵吞枣地解决完早餐。

“我出门了!”

“路上小心哦!”

春天的人行道总是那么好看,樱花满满地开了一树,随着风花瓣轻轻落下,桃矢骑着自行车,小樱跟在他旁边,有几片花瓣落到她头上。

“桃矢!”拐角处,雪兔站在那里朝他们招招手。“雪兔哥!早安!”“阿雪。”

“早安,桃矢。早上好,小樱。”雪兔温柔笑着将花瓣从小樱头上拂下。

小樱卧室,小可晕晕乎乎地从自己的房间飞出来:“终于睡饱了!怎么今天格外地困…那么,看看冰箱里有什么吃的吧…嘻嘻~”爸爸去学校了,小可打开冰箱,冰箱里躺着早上没吃完的三明治和煎蛋。

“哟吼!早餐就决定是你了!”小可揭开保鲜膜,习惯性地利用自己的魔法直接给煎蛋加热。

“啊咧?怎么搞的?”一小团火焰燃烧起来,微弱得一阵风就能吹灭。小可又试了一次,结果还是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嘛,不管那么多了,肚子最重要。我开动啦~~”



友枝高中。

“喂,阿雪,别一到教室就睡觉啊。”桃矢推推趴在课桌上的雪兔。雪兔撑起头:“没事啦…可能我昨晚做了什么梦今天早上起来头晕晕的…睡一会儿就好了。”桃矢皱皱眉,俯下身低声说:“喂…该不会…”“怎么可能,不会的,你别担心。”雪兔朝他笑笑。桃矢直起身子:“最好不是…你自己注意点吧,我现在已经没有魔法,也帮不了你们什么了。”雪兔愣了愣,知道桃矢说的是他和月,点点头:“我知道。”

“早啊,木之本同学。”同班的铃宫凉子朝气十足地朝桃矢打了个招呼。铃宫虽是个女孩,但性格大大咧咧的,和男生更玩得来。桃矢指了指她背后的吉他:“这个…”“啊,这个啊,”铃宫解释:“今天社团活动要用到,就带来了。”闲聊到这时,上课铃响了,雪兔伸了个懒腰坐起来准备第一节课的书籍,桃矢看了他一眼,回到自己的座位。

“哇!真厉害啊月城!”“雪兔你什么时候学的吉他?”午休,铃宫和其他同学在草坪上围成一圈,雪兔抱着吉他低垂眼抚弄琴弦。“奇怪啊…为什么我会弹吉他…”早上在教室,看到铃宫带了吉他就不由自主地问铃宫借来了她的吉他,明明没有学过吉他,可他很奇怪自己的手碰到琴弦后像有灵性一样,随意拨弄一下就是一段差不多成型的曲调。

雪兔盯着自己的右手发呆,感觉自己身上有哪里发生了变化,但他也说不清究竟变在哪里。“阿雪,发什么呆?”桃矢在他眼前挥了挥手,他眨眨眼睛回过神来:“啊,对不起。”低头看向自己还没吃几口的便当突然没了胃口:“我吃饱了。”桃矢夹菜的动作顿了顿,眼神奇怪:“阿雪,这可是你第一次说这种话。这种大小的便当你应该吃得干干净净才对…”雪兔合上便当盒:“是吗?但是今天我真的吃饱了。抱歉桃矢,我先回教室了。”桃矢看着雪兔的背影,感觉雪兔今天有点不对劲。

放学回家,小樱哼着歌打开房间门,小可仍然照样在打电动,声音简直可以掀翻屋顶。小樱叹口气,把书包放下。“小可你也适可而止一些吧,总是打游戏。”“哦哦哦要追上你了追上你了啊喂这家伙还撞我!!阿西八竟然敢撞大名鼎鼎的可鲁贝洛斯!”“……小可你有在听吗?”小樱不知道刚才那个词是不是小可又学到的什么新的游戏术语,但看他打得正酣只好不再打扰他,下楼去准备晚餐。

晚餐后,小可消灭完小樱给他端上来的牛肉饭,拍拍胀鼓鼓的肚子打了个嗝。“呀…真是充实的一天呢~”小樱打开作业本用笔头敲了敲小可的脑袋:“小可你整天待在家里吃零食打游戏,哪里充实了?”小可翻身起来面向窗外:“你懂什么?这叫养生之道。生活啊,果然就该这样舒舒服服地过才对~”说着,他又试了试施展魔法,可火焰仍然很弱,甚至还不如早上。

“小樱…”小可皱眉开口。小樱抬起头:“怎么了?”小可顿了顿,还是摇摇头:“没,…没事。”

也许明天就好了呢?睡一觉起来再看看吧。


3.
深夜,整个城市陷入沉睡,夜幕中挂着几颗星星,几片樱花又悄悄掉落下几片花瓣。

“小樱……”

“小樱…”

仍是一片朦胧的黑暗,她仿佛漂浮在空中,周围闪烁着点点星屑,有个声音忽远忽近地喊着她的名字。自从把库洛牌全部变成小樱牌之后,小樱已经很久没有做过这样的梦了。

“啊咧…?库洛里德先生?”

库洛里德仍然穿着深蓝色的长袍,微笑着站在离小樱不远的地方静静地看着她。

“小樱……”

“樱花飞舞时开启时空之门……”

“新的灵魂与魔法将在那时开始替换融合……”

“太阳、月亮……”

“不过,我相信你一定没问题的。”

“刷拉拉”地,夜蝶卷携着星尘抹去库洛里德的身影,小樱急忙跑上前去:“请等一下!库洛里德先生!这是什么意思?”

“哎?!”小樱突然惊醒,摸到身上盖的被子,意识到自己还在自己的房间。天花板仍是一片漆黑,月亮安静地挂在天幕,从窗外投射进街道两旁路灯的影子。

小樱坐起来微皱起眉:“太阳?月亮?灵魂与魔法融合?”拉开抽屉,小可睡相极差地横在床上打呼噜。小樱叹口气,算了,明天再告诉小可吧。

第二天小樱不出意料地又睡过了头,小可撑着脑袋目送小樱冲下楼,看着她划着轮滑急匆匆地赶上前面的桃矢。小可吁了口气,在桌子上盘腿坐下来,桌对面是小樱早上梳头用的镜子,小可直直地盯住镜子里的自己,一动不动。

然后,镜子里的小可,朝他眨了眨眼睛。



“什么?库洛里德?”小狼直起背。“可是,库洛牌已经全部变成了小樱牌,就连无牌也已经收回,还会发生什么事情?”小狼一想起在那时收回无牌后小樱对他说的话,脸又红了大半。小樱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昨晚的梦一定是预示着什么,但是,究竟是什么意思呢?”知世双手握在胸前看着小樱:“难道又有新危机了吗?我做了好多新衣服一直没有机会给小樱穿真是可惜呢……说不定这次又能拍到魔法使小樱的英勇画面,啊!真是太棒了!”小樱无奈:“知世…”

体育课,小樱跑完步在操场边休息,正好这时旁边有人叫她:“小樱!”她回头,雪兔隔着铁丝网朝她打招呼。

“雪兔哥?”小樱走过去问道:“怎么了?”雪兔温和地笑着:“你们在上体育课吗?”小樱点点头:“嗯,不过现在是自由休息时间。”

雪兔蹲下来,又说:“其实…我有事情要跟小樱你说。中午我们在这里见面,好吗?”

中午午休时间,小樱拎着便当盒到操场边坐下,雪兔抱着便当盒跑过来翻过铁丝网:“中午好,小樱。”小樱笑着回了礼,问:“雪兔哥想跟我说什么呢?”

雪兔打开便当盒,夹起一小块香肠:“昨天晚上,我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我想会不会是和另一个我有关。”小樱听到这里停下来,认真听雪兔说下去。

“梦里,我没有变成另一个我,我好像飘在宇宙里,突然面前出现一面镜子,我往镜子里看,里面出现的却不是我,是另一个我不认识的男孩。”

“是月吗?他穿着白色的衣服,有很长的头发,眼睛是蓝色的……”小樱问。

雪兔摇摇头:“没有,那个男孩看上去很普通,穿着牛仔外套和黑色裤子,头发和我差不多长,不过是黑色的。”

小樱陷入沉思:“不是月…那会是谁?”雪兔接着又说:“而且我能感觉到,我身体里有什么力量好像突然减弱了,另一个我存在的感觉在慢慢消失,但又不像以前那样很疲惫。”

“就像是…有一个新的灵魂正在替代原来的另一个我。”

小樱听了雪兔的话,沉默了一下,对他说:“雪兔哥今天放学你能去我家吗?我也想问问小可,昨晚我也做了些奇怪的梦。”雪兔点点头:“我也这么想,或许他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我回来了。”小樱打开门,房间里破天荒地安静,小可背对着她坐在窗前,抱着手像在思考什么。“小可,那个…雪兔哥来了。”小可抬起头,看看小樱身后的雪兔,突然窜上来钻进雪兔怀里:

“艺兴哥——”

“??!”小樱满脸诧异吃惊,她不知道那个名字指的是谁,更不知道小可怎么会窜到雪兔怀里,而且那样子…竟然像是在撒娇??

雪兔愣了一会儿,看看怀里的小可,又看看小樱:“这是…怎么回事?”

小可抬起头看到雪兔完全状况之外的样子,退回来在空中扇动翅膀,手抱在胸前自言自语:“看来艺兴哥还没醒…”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边伯贤,不是小可。我来自另一个次元——就是另一个世界。这个……大概说来有点复杂。”一醒过来就在镜子里看到变成了小可的自己,也真亏他能这么冷静!!

tbc.

——————————————————————————————————

#很………中二 很突破天际 不要嫌弃我吼.( '◕¸◕' ).

评论 ( 5 )
热度 ( 32 )

© 张先生的边草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