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先生的边草莓🍓

高三/Thanks for your waiting!♡

【蛋白】最佳搭档

女装play预警!

大概……有一辆小车?(玩具车

#我是个有信用的人👼 @他山之石 文笔渣莫嫌弃咯~

☼+:;;;;:+☼+:;;;;:+☼+:;;;;:+☼+:;;;;:+☼+:;;;;:+☼+:;;;;:+☼+:;;;;:+☼+:;;;;:+☼+:;;;;:+☼+:;;;;:+☼+:;;;;:+☼+:;;;;:+

晚8点,弘洺皇朝酒店20层会客大厅。长桌上摆满佳肴,晕黄的灯光下觥筹交错,空气中弥漫着各类香水和酒精混杂的气味。皮鞋和手表反射着细碎的光,女人无意似的撩动发丝,动作慵懒却带几分性感,那衣裙下包裹的身体令人产生无限遐想。这里是李氏举办的大型晚宴,然而醉翁之意不在酒,在场打扮光鲜亮丽的各大公司企业的代表人在这场晚宴上都想与这家前不久在市场上捞了一大笔的公司取得合作好为自己分一杯羹。李清铭应付完几个小公司,助理又开始介绍:“李总,这是之前跟您说过的,金氏财团的代表人,lay。”他点燃一根香烟,打量起眼前这个男人。

lay彬彬有礼地伸出手,腕间滑下一块做工考究的手表:“李总您好,我是金氏财团的代表人lay。”他身着西装,头发往后固定,戴一副金丝细边眼镜,脸上带着得体的微笑,另一只手提着黑色的公文包,显得干练沉稳。李清铭吐出一口烟雾回握,lay接着说:“我们金总裁久闻贵公司大名,这次亲见真是名不虚传啊。”李清铭上下打量他一番,说道:“我也没少听过你们金总裁的名字。金总裁少年起家,做到现在的成绩,实在是厉害啊。”lay陪笑道:“李总过奖…”

李清铭缓缓吐出一口烟,又问:“不过金总裁…只派了你一个人来?”lay轻轻一笑,答道:“只我一个人怎么能表现出我们的诚意呢?”说罢向门厅处招招手。

李清铭顺着他招手的方向看去,一抹惹眼的红穿过人潮走过来,黑色长发搭在胸前,发间隐隐露出红色的发带,艳红的嘴唇勾出诱惑的弧度,红色裙摆随着款款而来的步伐扫过脚踝,除了她鞋跟踩在大理石地面上发出清脆的回声,其他的声音仿佛一瞬间全数沉入大海。

“这是我的搭档,Baek。”lay揽过她的肩。李清铭眨眨眼睛,笑着点头:“这位Baek小姐可真是艳压群芳啊,让李某这满场的珠宝都黯然失色了。”baek抿嘴笑:“李总这么说可折煞我了。”lay接过她的话:“baek今天嗓子不太舒服,本来不打算过来,但听说东道主是您,坚持说要来和您见见面。”李清铭一听,忙关切地问:“那baek小姐身体没问题吗?”baek轻声开口:“只是小问题,李总不必担心。”lay点头道:“baek特地来,是想和您聊聊关于下半年我们财团与贵公司的合作企划。您可别小瞧她一介女子,办起事来比男人还干练。”说完叮嘱baek:“好好陪陪李总,知道了吗?”baek乖巧地点点头,主动挽上李清铭的手臂:“李总,那我们去那边坐坐吧,站着不方便说话。”李清铭掐灭了烟,搭上baek的手。lay见状致了个礼:“那李总,我就先失陪了。”目送两人离开后,他转身走向洗手间。


耳朵里滋滋传来一阵杂音,接着朴灿烈的声音从无线耳机里传来:“第一步做得不错嘛~”张艺兴对着空气翻了个白眼:“那是,也不看看搭档是谁。”朴灿烈嘴贫道:“知道你们默契度好~不过baek是真漂亮啊,唉…可惜这次执行任务的不是我…啊!”一声惨叫后,都暻秀扯过对讲机报告:“哥,接下来抓紧时间进入第二步,注意一定要在伯贤上楼之前完成。”张艺兴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回了句“收到”,末了还加一句:“还是暻秀靠谱。”进入隔间,打开身旁的公文包,里面根本没有什么合作企划,而是一张房卡和一套酒店清洁服务的工作服。

张艺兴在金氏工作,金氏在市场上进行商业贸易企业开发,暗地里同样在为自己的利益道路扫清障碍。而他,便隶属这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清理部门”。边伯贤和他是同事,在合作了几次任务后,便发展出了恋人的关系。边伯贤擅长变装易容,从不良少年到商业精英,甚至是街边的流浪汉他都演得完美无缺。张艺兴惊讶于边伯贤怪物般的概念消化力,但同时也骄傲于自己独一无二的幕后工作能力。

哥哥总是要走在前面,为弟弟铺平道路的。



张艺兴将西装眼镜塞进公文包,又将公文包装进事先准备好的黑色垃圾袋,按下冲水按钮走出隔间。在镜子前停下来,觉得还不够,弄点水抓了抓被发胶固定的头发,刘海垂下来遮住额头。嗯,这样好多了。

还有二十分钟。张艺兴在脑海中构出酒店的平面图。左转员工电梯负二楼,工具间在右边第三道门。一路上撞见不少服务员,全都目不斜视地和他擦肩而过,张艺兴于是顺利到达工具间。



正厅东侧,边伯贤拿着一杯香槟,与李清铭交谈甚欢。choker下面挂着的吊坠里藏着窃听器,他们的一字一句张艺兴都听得一清二楚。对面的李清铭已经染上些许醉意,看着他的眼神也从刚开始的有礼带上了几分轻佻意味。边伯贤见时机差不多了,便说:“李总好像有些不适,要不要我扶您上去休息?”李清铭不住地点头:“baek小姐体贴过人啊…”边伯贤又问:“不过,听说您手下的警卫认生,我上去会不会不方便?”李清铭摆摆手:“不会不会,贵宾区怕影响客人休息,没有设警卫。”说罢还意味深长地补了一句:“baek小姐大可放心,我们两个人不会有人注意到的。”

张艺兴听到这里,将清洁车推出来,带上口罩直接上31层贵宾区。没有警卫,这倒省了不少事。他歪嘴轻笑一下,推着清洁车慢慢走过长廊,在监控室门口停下来。

监控室的门虚掩着,里面坐着两个警卫,其中一个打着呵欠漫不经心地看着监控画面,另一个脚搭在椅子上,手里拿着从酒会上顺来的红酒和同伴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张艺兴心里好笑,要是李清铭知道他手下的小员工是这副样子,恐怕做鬼也会掐着他们脖子骂是他们害死了他。不过,那可就不关他的事了,他只负责在他去黄泉的路上送他一程。

“嘭!”一个警卫听到声音半睁着眼睛回过头,见同伴姿势诡异地倒在椅子上不省人事,醉醺醺地问他:“喂,你…”话还没问完,“啪”地一下脑后被击中倒在了桌前。张艺兴活动了一下手腕,一边将摄像头镜头从酒店长廊切换到窗外,一边自语:“感谢你们两个废物帮了我大忙,醒过来可能还以为是自己喝醉了不小心动到了控制器。”



“叮咚——”电梯门打开,边伯贤扶着李清铭走出来,李清铭不知是真醉了还是故意脚下打滑,不住地往边伯贤身上靠。边伯贤忍着心里的恶心,面上笑着稳住身形,心里把李氏八代祖宗都骂了一遍。边伯贤发誓,一会儿关了门他要让这变态死个千百遍。长廊铺着地毯,踩上去没有一点声音。边伯贤跌跌撞撞地扶着李清铭,迎面走过来一位清洁工,推着清洁车缓缓走过,路过两人时靠边停了一下,眼眸低垂像是一点都不在意两人。边伯贤眼底闪过一丝狡黠,擦肩而过时从那人手底顺手带走一张房卡。

“李总,到了。”baek轻声说,李清铭抬眼看了看房间号:“这…不是我的房间啊…”baek轻笑一下,凑近他的耳朵,混着红酒的气息冲进李清铭大脑让他更晕了几分:“因为…想和李总共度一个难忘的夜晚。”李清铭一听,也不管平日里什么礼仪气节,将baek往怀里一带,顺势拉开了房门。

“baek小姐这么热情,那我可得好好招待你了。”李清铭一边说着,一边埋进baek的脖颈。baek将门踢关上,背靠在门上,发出一声轻蔑的笑。“哦,是吗?”

“那可真是劳烦李总了。”

李清铭还没反应过来听到的声音有些许陌生,肚子就被边伯贤的膝盖狠狠地顶了出去,还没站稳边伯贤手臂就紧紧勒住他的脖子。边伯贤一边加大手上的力度,一边在李清铭耳边说:“你给老子看清楚了,我边爷不是谁都能碰的。何况是你这种货色。”

“抢了金氏的货很爽吧?半路截了我们的飞机不说,还挖走了我们的大客户。你们李氏小动作做得可以啊。”

“还有之前你们做的那些小手脚,别以为我们老板不知道,这次来,是新账旧账一起算。”

感觉到李清铭挣扎的力度减弱,边伯贤才放开手直起身。李清铭跪在地上脸色涨红。他咳嗽了半天,见边伯贤漫不经心地理着弄乱的假发,一下子扑过去想将他撞倒在地,不想双腿一软又跪到地上。边伯贤垂眼看看他,脚踢开伸向他的那只颤抖的手,蹲下来看着地上抽搐的人:“想弄我?你还早了八百年。这个房间我哥放了迷香,对我没用,对你我就不知道了。多半是四肢无力任人摆布吧。”说完笑了笑,拍了拍弄皱的裙摆。

“你好,清洁服务。”门外传来熟悉的声音,边伯贤打开门,张艺兴站在外面,将清洁车推进来带上了门。边伯贤将长筒手套往上拉了拉,问张艺兴:“哥,接下来怎么办?”张艺兴抬手看看表:“没时间了,不然还能让你再玩会儿。”边伯贤耸耸肩,一脸惋惜地看向李清铭:“那就对不起了,还以为能让你多活一会儿。”李清铭从牙缝里断断续续地吐出一句话:“金氏…真要做那么绝吗?”张艺兴冷漠地摘下口罩挂在耳朵上开始扯他的领带:“你别担心,你们公司的股份会被我们收购,李氏不过是换了个活法。在金氏名下。”

“哥,水放好了。”边伯贤在浴室说。

“嗯。”张艺兴冷冷答了一声,一记手刀击晕目标。




“任务完成!”边伯贤坐在副驾驶座大大地伸了个懒腰。“不过那变态死的时候真难看,泡在水里像一只大青蛙。”他们最后将李清铭伪装成在浴缸里溺水死,这样同事才好善后。张艺兴给他扣好安全带:“坐好吧你,让你把他带到床上好把衣服扒了方便,结果最后还是得让我来。”边伯贤不满地将高跟鞋踢掉,扯下闷了一个晚上的假发:“我都要被恶心死了,只想快点让他死了算了!还有,为什么这次让我扮女人?俊勉哥自己怎么不来?他比我擅长多了好吗!高跟鞋真难走路!”张艺兴侧头看他气鼓鼓的样子,故意说:“那今天下午是谁对着镜子补口红,问我‘哥我好不好看’的?”边伯贤把张艺兴往外推:“你再说!你再说!”

张艺兴拉过他的手臂将人揽进自己怀里,两人这时四目相对,中间只隔两厘米的距离。“我说了,会怎么样呢?baek小姐。”他舔舔嘴唇笑了一下,另一只手端起边伯贤的下巴。边伯贤本就不是什么服软之人,张艺兴这时的挑衅无疑点燃了导火线。他索性解开安全带,整个身体往前一探:“你说呢。”

毫不犹豫地,张艺兴直接吻上边伯贤,手抚上他光滑的背。边伯贤穿的露背红裙实在太妖娆诱惑,此刻水光潋滟的双眼让他更像是一朵娇艳欲滴的玫瑰。“怎么那么瘦…”张艺兴从嘴唇吻到耳垂,手触到他瘦削的蝴蝶骨,眉头微蹙了一下。边伯贤轻喘着气答:“之前…为了扮女孩……”张艺兴顺着往下游移到锁骨,手拉开边伯贤裙子背后的拉链:“所以金俊勉就让你死命减肥?真是他的作风啊…”

“回去让你吃肉吃个够,慢慢补回来。”



此时正保持着远程联络的朴灿烈听到这番话,脸红到了耳尖:“喂…你们两个…现在不是做这个的时候吧…”

“快点回来啊俊勉哥还等着呢!”

“喂好歹回个话吧!”

“hello?还有人在听吗!!”

遗落的耳机安静地躺在车座底下,车上的两个人早已陷入爱恋与热情的幻想乡,徒留在远方另一处的朴灿烈和都暻秀满脸黑线攥紧拳头:

“下次死都不要让你们两个一起去执行任务了!!!”

☼+:;;;;:+☼+:;;;;:+☼+:;;;;:+☼+:;;;;:+☼+:;;;;:+☼+:;;;;:+☼+:;;;;:+☼+:;;;;:+☼+:;;;;:+☼+:;;;;:+☼+:;;;;:+☼+:;;;;:+

[咧咧:简直没眼看

勉兔:我…我做错什么了?]

#好吧其实baek的形象参照了绵羊音太太的伯贤水仙向那幅画  白熙太好看了呜呜呜……

评论 ( 18 )
热度 ( 78 )

© 张先生的边草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