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先生的边草莓🍓

高三/Thanks for your waiting!♡

【灿嘟】不要白不要

#另一篇平安夜贺文

写得仓促 不喜欢请不要说出来_(:3⌒゚)_ 喜欢的请大声说出来让我知道你们有在看(ノ∀`)靴靴乃们~

☆.。.:*・°☆.。.:*・°☆.。.:*・°☆.。.:*・°☆☆.。.:*・°☆.。.:*・°☆.。.:*・°☆.。.:*・°☆

“嘶——”朴灿烈吃痛地把手缩回来,刚才不小心被小刀割到的地方冒出几颗血珠。他吮了吮伤口,将刚裁下来的布片小心翼翼地用针线拼缝起来。

“灿烈,换班了,你先走吧。”同事走过来提醒他,朴灿烈一面应着一面将桌上的碎布收拾干净,将做好的东西放进纸袋。同事打趣:“送女朋友?没想到你小子情商还挺高。”朴灿烈嘿嘿笑着将工作服的领结取下来,拎着纸袋走向更衣室。

走出酒吧大门,冷风吹过来,朴灿烈跺跺脚走下台阶,没想到脚下一滑打了个踉跄。他赶紧抱住纸袋,生怕沾上一点泥水。弄脏了暻秀会不高兴的。他想。

中心广场人果然很多,朴灿烈费力地拨开人群仗着身高优势四处寻找。终于在喷泉旁边看到那个小小的身影,正拔腿往那边走,一个花童冲出来和他撞了个满怀。

花童后退几步站稳,抬头看清朴灿烈的脸后立马迎上去:“哥哥买束花吧,你长那么帅肯定有女朋友啦!”朴灿烈正恼差点摔倒,听到花童的话气消了大半:“小弟弟嘴可真甜,看在你说我帅的份上买你一束花。”接着他又笑着纠正欢呼着跳起来的小花童:“不过是男朋友,不是女朋友。”

喷泉旁边,都暻秀把手拢在嘴边不停哈气,看着不远处被彩灯丝带装点的高大圣诞树发起了呆。忽然,一大束玫瑰挡在自己眼前:“买花吗?”都暻秀皱眉把花束别开露出后面那张嘻嘻笑的欠揍脸:“多大了你幼不幼稚。”朴灿烈站直身子蹦哒着说:“对不起啊嘟嘟,人太多了我好不容易才挤过来。”都暻秀接过他递过来的花,花瓣映得他的脸微红:“好啦,演出要开始了,走吧。…还有,不准再那么叫我。”“知道了嘟嘟~”“…”

都暻秀搂紧手里的花,心想:算啦算啦,今天平安夜就原谅他吧。

今年举办冰雪嘉年华,请了朴灿烈喜欢的一个乐队演出,两个星期前朴灿烈就跟他说过这事,正好看到了订票网站索性就订了两张。

舞台设在广场正中央,已经有不少人坐在塑料靠椅上等待表演开始。两人找了位置坐下,朴灿烈窸窸窣窣地在怀里掏了半天,把刚才护宝一样揣着的纸袋塞到都暻秀怀里:“礼物。”都暻秀侧过头去却看到朴灿烈不自在地移开目光留给他一个倔强的后脑勺。

都暻秀忍住笑,看着手里那个似曾相识的娃娃打趣道:“你在哪买的?和你长得真像。”朴灿烈转过来不满地说:“这是我亲手做的!暻秀你看,这一针一线满满的都是我对你的爱啊~”都暻秀嫌恶地白了他一眼:“得了吧,长那么丑一看就知道是你。”朴灿烈一把揽过他语气轻佻:“胡说,你男人好歹也是当年风流倜傥迷倒一众少男少女的校草级人物好吗?”都暻秀别扭地推开他:“少自恋了。坐好坐好开始了。”把那个大耳朵大眼睛朝他咧着大白牙傻笑的娃娃放回袋子抱好。

可不能把烈烈弄丢啦。都暻秀偷偷笑了笑,瞄了一眼旁边一脸兴奋的朴灿烈。

“你看你看!站最前面那个主唱就是队长!”朴灿烈指着那个拿话筒的人。都暻秀顺着看过去点点头,他当然知道,朴灿烈每次说起这个主唱都让他怀疑他是不是喜欢上了人家。可朴灿烈总会像只大puppy一样钻进他怀里:“没有啦我最爱的当然是我家暻秀!谁也代替不了!”

台上的歌唱了一首又一首,最后结尾时,成员们往台下抛出一把贺卡彩带,人们一窝蜂上去接,朴灿烈站起来越过人群轻轻松松用手指夹住了一张贺卡。

【希望在收到这张贺卡后 能有一个温暖你的人出现——Merry Christmas!】

贺卡是圣诞袜的形状,背面用彩笔写上这样一句话,字迹清爽。

朴灿烈抖抖头发上的雪沫说:“骗小姑娘的东西。”都暻秀笑他:“那你还和人家小姑娘抢。”“毕竟是我喜欢的乐队送的礼物,不要白不要嘛!”

两人站起来离开会场,朴灿烈回味着刚才最后一首抒情歌的旋律,不小心碰到了都暻秀冰凉的手背。“暻秀你怎么没带手套?”朴灿烈皱眉问他。都暻秀轻描淡写地回答:“出门时不太冷就没带,没关系的。”朴灿烈不由分说地牵起他的手放进自己口袋:“说什么呢,这么冷的天气很容易冻开裂的。”都暻秀挣扎着要把手抽出来:“搞什么这里人很多的!”朴灿烈倒是满不在意:“那又怎么样?我们是情侣啊,情侣这么做不应该很正常才对吗?”“……”都暻秀哑口无言,朴灿烈在这方面好像总是比他更胜一筹。

他们就这样在广场上随着人流四处闲逛,走到一块标牌前停了下来。朴灿烈抹开上面的雪读字:“对爱的人在圣诞树下表白接吻,点亮圣诞树可以对圣诞小精灵许一个愿望哦!”

都暻秀面无表情:“骗小姑娘的东西。”不料眼前一黑,唇一下子被朴灿烈堵住。

“朴灿烈你找打!!”

“嘟嘟,点亮圣诞树哎,还可以许愿,多好啊!”

“……”看着朴灿烈笑得人畜无害,都暻秀不得不怀疑他男友是不是有时候也会有一颗爆棚的少女心。

随着一阵电流声,高大的圣诞树“嘭”地被点亮了。暖光笼罩着翠绿的树枝和洁白的雪,映着树上挂的各色彩球灯泡,周围的人都发出一声惊叹。

“哇…”都暻秀也不自觉呆住了。朴灿烈闭上眼睛双手合十,都暻秀看着他虔诚的侧脸,自己也做出许愿的动作。等他睁开眼睛,朴灿烈问他:“暻秀,你许了什么愿?”

都暻秀大力地拍他的背:“愿望是不能说出来的,说出来就不灵啦朴三岁!”

朴灿烈切了一声,不屑地说:“不说就不说,我也不告诉你。”

“等会儿还有烟花表演,我们看完再回去吧。”都暻秀拉他的衣袖。“回去我烤姜饼给你吃。”

“好啊。”朴灿烈应着,张开大衣把都暻秀包在自己怀里。都暻秀再次忍住窜上来的火气:“朴灿烈你今天可别再发疯。”“嘟嘟你穿太少了。”“可是我不冷。”“可我觉得你冷。”

#有种冷叫男朋友觉得你冷#

“……算啦算啦,今天就原谅你。”都暻秀红着脸嘟囔。朴灿烈把头埋进都暻秀的肩膀,像猫一样蹭了又蹭。“暻秀最好啦。”

“嘭!”不远处,第一朵烟花绽开照亮半边天空,朴灿烈的眼睛里倒映出一团团绚丽的花火,两人一同抬头看被点亮的夜空。

“xxx我爱你!!”广场的另一边,突然有人喊。周围有人吹口哨欢呼,接着又有几对情侣对着炸开的烟花大声喊出了伴侣的名字。都暻秀隐隐有些预感,伸手去捂朴灿烈的嘴,但还是晚了一步。

“都暻秀我爱你!!!”朴灿烈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振动耳膜。“嘟嘟,这是我刚才对小精灵许的愿哦!我要爱你一辈子!!”

“朴灿烈!!”都暻秀挣脱出朴灿烈的大衣转身正对他。朴灿烈兴高采烈地看着他,脸上洋溢着满满的兴奋和满足,都暻秀突然就无话可说了。

他第一次见到这个男孩的时候,初夏的阳光照在操场上,朴灿烈在球场上驰骋,旁边一群女生发出一阵阵惊呼尖叫。那时朴灿烈回过头看见他盯着自己,朝他露出一个带酒窝的笑,那个笑容也像这样,盛满了盛夏冬日里所有暖暖的阳光。

都暻秀扯住他的衣领,将朴灿烈拉近,吻上他:“都暻秀要和朴灿烈一直一直在一起。

刚才的愿望。”

朴灿烈会心一笑,抱住都暻秀低头回吻。

“嘟嘟的告白,

不要白不要。”

#肝真疼。.._:(´_`」 ∠):_ ...

评论 ( 3 )
热度 ( 41 )

© 张先生的边草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