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先生的边草莓🍓

高三/Thanks for your waiting!♡

【蛋白】谢谢你愿意温暖我

#一篇平安夜贺文

【艺兴:伯贤你哪学来的这些话?
伯贤:微博上一个叫德卡先生的信箱的号那学来的w
艺兴:……………
伯贤:那哥你又是从哪学来的回答?
艺兴:xjb编的
伯贤:……………】

☆.。.:*・°☆.。.:*・°☆.。.:*・°☆.。.:*・°☆☆.。.:*・°☆.。.:*・°☆.。.:*・°☆.。.:*・°☆

拉开包厢门,将身后令人眼花缭乱的灯光和人们高声的怪叫全关进那个小小的光怪陆离的异世界,边伯贤扶着墙跌跌撞撞地向洗手间的方向走。

喝下去的酒液火烧火燎地舔舐着胃腔,整个世界像在飞速旋转。他在空气里抓了几次才握住隔间的扶手。胃里翻江倒海,边伯贤将刚灌进胃里的酒吐了个干净,连同酸涩黏腻的胃液。吐到最后只剩满嘴的酸味,他终于脱力地直起身子按下冲水键走出隔间。面对镜子里的那个人,他几乎快认不出自己的模样。他嘴唇苍白,眼眶下泛起一层淡淡的青黑,连精致的眼线和粉底好像都盖不住他这副病态。边伯贤往脸上扑了把水洗掉不透气的妆容,冷水让他打了个激灵,清醒了一些。重新抬起头,脸竟然又白了几度,还多了几分憔悴。

转出门,处处灯红酒绿流光溢彩,舞动的灯光又让他感觉一片晕眩,在酒吧门口一下子栽倒在地上。

“伯贤!”晕晕乎乎间,他听到有人喊他的名字。抬起头,一个人往自己的方向过来。“…艺兴哥?”即使是12月的寒冬,张艺兴仍然只在衬衫外面套了件低领毛衣,只不过头上多了一顶鹅黄色针织帽。他像是一路跑来,脸被风吹得通红。“你…”“灿烈打电话让我过来接你,看你这样一个人哪回得了家。”没等他问张艺兴就回答,顺便把帽子套到边伯贤头上,原本责备的话看到边伯贤苍白的脸后都化成白雾随着哈出的气散在了空气里。“穿那么少,你是想发烧还是感冒?”张艺兴看着他身上单薄的衣服,后悔没多带件暖和点的外套过来。边伯贤只得把本来想问的“你不冷吗”咽回去,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微转过身向服务台后的朴灿烈扬了扬手表示谢意。朴灿烈抓抓他火红的头发回了个礼,看了两眼大门外的两个人轻笑一下,又低下头捣鼓手里的东西。

白天才下雪,地上的残雪还没来得及清扫,混着泥土染成脏兮兮的颜色。看边伯贤脚步飘忽的样子,张艺兴上前几步拉住刚才死活要自己走的边伯贤:“站着别动,我背你。”边伯贤仍固执:“我可以自己走的。”“别跟我犟啊边伯贤。”张艺兴很少直呼他的全名,这么叫他要么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就是他生气了。于是他只好听话地趴到张艺兴背上。

张艺兴将背上的人往上掂了掂,埋怨:“你最近都吃些什么啊,怎么那么轻。”边伯贤闭上眼睛,将脸埋进张艺兴的衣服里。张艺兴身上总是有股洗衣粉的清香,让他总感觉很踏实。

边伯贤住在离酒吧不远的老式住宅区,要经过中心广场。正是摆夜摊的黄金时段,广场上熙熙攘攘全是人,年轻情侣们戴着圣诞帽靠在长椅上说笑,孩子们拿着烟花棒从张艺兴面前跑过,花童捧着手里一大束鲜花叫卖,摆摊的摊主吆喝着展示那些小玩意儿。张艺兴偏过头看到靠在自己肩上的小脑袋,轻声说:“伯贤,今天好像是平安夜呢。”边伯贤仍闭着眼睛,点点头。

平安夜也好,圣诞节也好,都与他无关。有这个人的温暖,他就足够了。


从中心广场出来,路灯就变得稀疏了许多。张艺兴耳畔是边伯贤混着酒气的呼吸,痒痒的,趴在他背上像只软绵绵的小动物。无论其他地方多么热闹,这条街道夜晚总是那么安静。张艺兴抬头看黑漆漆的天空,三层楼高的砖瓦房有几户透出隐隐约约的光。

忽然鼻尖一凉,接着一粒粒细小的雪花相互裹挟着飘飞下来,像降临人间的冬夜精灵。“下雪了啊。”张艺兴喃喃。边伯贤闻声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团团雪花安静地在夜空中飞舞,他摊开手,几朵雪花被吹进手心凝成一颗小水珠。边伯贤轻轻开口:“下辈子变成雪就好了,这样就能落在哥的肩上了。”

张艺兴抿嘴笑:“你又是从哪学来的这些话。”边伯贤只是看着漫天的飞雪,不回答他。

张艺兴接着说:“伯贤啊,别在酒吧工作了,对你身体不好。”边伯贤闷闷地说:“赚的钱多。”他工作的酒吧,即使只是个服务生,只要客人要求就得陪着喝几杯才能拿到报酬和小费。酒量越好,赚得也就越多。更何况,边伯贤在那里只是个驻唱歌手。

张艺兴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该说什么。走过一盏盏橙黄的路灯,快到边伯贤住的那栋楼下,张艺兴突然开口:“边伯贤。”

边伯贤应了一声,眼睛耷拉着。

“你知道吗,下辈子我想变成风。

这样就能拥抱雪了。”

边伯贤抬起头,他看不见张艺兴的表情,却能看到红晕一直到他的耳根。他于是又把头埋下来,深深吸了一口气。

大概是酒还没醒,他的脸好烫,心跳也好快。


“我饿啦。”半晌,张艺兴听见背上的人隔着衣服带着撒娇意味说道。“想吃哥煮的面。”

“那你下来,我上去给你煮面吃。”他笑,即使看不到边伯贤的脸也能想象他掩不住的笑意。

边伯贤却把环着他脖子的手圈得更紧了:“我不,哥你背我上去。”

“…知道啦知道啦,麻烦精。”

☆.。.:*・°☆.。.:*・°☆.。.:*・°☆.。.:*・°☆☆.。.:*・°☆.。.:*・°☆.。.:*・°☆.。.:*・°☆

【彩蛋:“xiumin哥!你听到了吗!刚刚这两个人类说下辈子要变成我们!”小sehun趴在窗玻璃上,脸被压出一个圆圆的印子。xiumin在旁边掸掉衣服上的雪沫,一脸的不屑:“切,无知的人类,以为成为小精灵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吗?”sehun把目光从屋内的人身上移开,两眼冒着小星星:“哥,你说…啊、阿嚏!”xiumin正漫不经心地浮在半空,一下子被吹过来的风喷了出去,翻了好几个跟头后不受控制地飞了出去。

sehun呆呆地站在原地,完全忘了要去抓住xiumin。于是xiumin小精灵一下子飞向空中,只来得及大喊一声:“oh——se——hun!”以表内心愤怒,便在夜空中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小sehun半天才反应过来,战战兢兢地跳下窗台。完了完了完了xiumin哥生气了完了完了完了他把xiumin哥弄丢了完了完了完了不赶紧把xiumin哥找回来suho哥也要发火了!】

#肝疼。_○/|_

评论 ( 6 )
热度 ( 36 )

© 张先生的边草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