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先生的边草莓🍓

高三/Thanks for your waiting!♡

【1004中秋特辑④】月是别样圆

睡了吗?夜宵来了❤[①②③见评论区链接]

————·————·————·————·————·————·————·————·

“十哥,你听说了吗?”十四皇子凑过来。王银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听说什么?你一天就打听些乱七八糟的琐事,这书倒是没看见你读多少。”十四皇子急忙辩白:“十哥你说什么呢!没好好看书的明明是你才对!”王银白了他一眼:“胡说…对了,你刚刚准备跟我说什么?”

十四皇子故作神秘低下声音:“我听说啊,宫外头有个梨园,那里面唱戏的唱的是一个比一个好,还有个角儿叫二月红,旁人叫他二爷,这二爷唱戏唱的是顶顶好,长得也是那戏楼里最标致的一个,我听他们说二爷上妆的时候可是比宫里的姑娘还好看呢。”王银伸个懒腰站起来往外走:“上了妆好看,那洗了脸可就不一定好看了!”走到庭院里,正值秋夜,月光流淌到地上,秋风吹过卷起一阵桂花的浅香,还有些寒意。

“母后,您就让我出宫去玩玩嘛~”王银替母后捏着肩撒娇道。宫里太无聊了,虽然确实有很多好玩的东西,但是每天都是千篇一律的东西,花样都翻遍了。“好好好,银儿想出宫去就让你去。不过最多两个时辰,晚了怕出乱子。”“母后最好了!”王银嬉笑着簌地站起来飞跑出去,宫外肯定比宫里更好玩!

“皇…少爷您慢点儿!”小丫头素环提着衣服上气不接下气地跟在王银后面,这集市上人来人往的,一不注意把银皇子丢了她可承不起那个罪啊!

王银倒是自在,大摇大摆地走在前面,这里瞧瞧那里看看,不一会儿糖葫芦木偶人折纸鸢两只手捧得满满的。逛着逛着王银停在一块牌匾前。素环好不容易追上来:“银皇子…您…等等我…”王银把东西往素环怀里一塞:“在外面等我,别乱跑啊。”看着衣角消失在门槛后,素环嘟囔:“究竟是谁乱跑啊…”接着她抬头看头顶的招牌:“梨园?皇子平时不是不怎么听戏吗…”

园里,王银凭借一块玉佩畅行无阻。听掌柜的说这二爷开了嗓就不许别人进来了,不过他可是皇子,有什么不许的?王银在二楼一个小隔间坐下,看看四周的环境。这二月红排场还挺大,楼上楼下人坐了个满。有仆人端上凉茶红豆酥,他随手拿起一块送进嘴里,嗯,甜甜的。

王银调整姿势坐的舒服些,目光投向正中的戏台。旁的侍女告诉他那正是二爷二月红,唱的是二爷的拿手戏。他倒要看看,这名声在外的二月红究竟是何等人物。

戏台上,那人身姿柔和戏腔婉转,一身戏装,胭脂扑面,眼角一笔微微往上勾,一颦一笑可谓动人心魄。王银渐渐看呆了,手里半块红豆酥掉到衣服上也丝毫不觉。

这世间,怎么会有如此妩媚之人。

王银在宫里见过不少姿色惊艳的姑娘,可二月红这区区一个戏子,竟让他兀自感叹。一曲罢了,台上的人迎得满堂喝彩,王银这才回过神来往楼下走。侍者躬身送他出门,素环蹲在门口百无聊赖:“小少爷您可算出来了。”王银呆呆地问小丫头:“素环,你说这世上可有比女人还好看的男人?”素环被小主子这一问弄得莫名其妙,不知所云。

回到宫里,那一堆小玩意儿被王银全塞给了小皇弟们,自个儿就着月色靠在床上发呆。王银虽是弱冠年纪却也还不谙世事,这皇宫像个金笼子囚着他这只顽劣的鸟儿,他总扑扇着翅膀拍打笼门逮着机会飞出去,他曾对顺德说以后不当皇子了就开个玩具店,卖那些新奇的玩物,自己图个清净孩子们也玩的开心。可惜这愿望脆弱得只像那清晨的雾,太阳一出来就散得一干二净了。

今日跑出去只看了那二月红一眼王银便觉得魂牵梦萦。他心知自己出宫的日子不多,便心里盘算着下次出宫的时日。想着想着便去会了周公。

殿上,诸臣商量着中秋宴会的事宜,王银在心里悄悄打了个呵欠。年年都搞一样的一点花样也没有,连月饼都是一模一样的,他早就玩腻了。

“十四弟啊。”王银靠在御花园栏杆上叫。十四皇子把目光从花花草草上移开:“怎么了十哥?”

“十哥跟你商量个事吧。”王银打起小算盘。十四皇子愣愣地答:“十哥你说。”

“中秋宴那天,我想溜出宫去。”王银直截了当,十四皇子倒是被吓得不轻。“十哥,你说笑呢?那天整个皇宫上下都要庆祝不说,守卫还比平日森严,你想出去得变成飞虫子。”王银翻身过来弹了他一个脑崩:“你傻啊你,要是那天我正好病了呢?”

中秋当晚,月色如水。

皇宫内四处点了月灯,正殿很热闹,妃子王爷们坐在席上相互祝酒,舞女抛着袖子婀娜起舞,乐师拨弄弦琴,歌舞笙笙,好一派皇朝盛世天下太平景象。可惜王银此刻心里时刻想着宫外的庙会糖果皮影布偶,对眼前的美酒佳肴没有一点兴趣。他撑着头晃着酒杯,望着眼前舞动的身姿灵魂出窍。

“十哥,侍卫我调遣开了,你从南门走,车轿也准备好了。”十四皇子低声在他耳边说道,王银顿时喜笑颜开,收回神:“十四弟,这情十哥记住了!”十四皇子摆摆手:“十哥,大家都是兄弟说什么情不情的,只是你出宫了小心点,记得早点回来怕露破绽。”王银拍拍他的肩:“知道啦知道啦!”

王银偷偷跑到额娘身边,小脸皱作一团:“母后…我好像吃坏肚子了,想先回寝宫休息休息…”母后一听忙问:“那要不要叫太医?母后再叫几个侍女过去…”“不用不用,”王银连连摆手,“银儿自己休息休息就好了,母后您别担心。那…银儿就先走了,母后您就放心吧。”说着偷偷从殿后绕了出去。

顺顺利利出了宫,王银让马夫停在巷子里,自个儿神清气爽地走到街上。他换了衣服,就算有人眼尖能看出衣裳材质现在也不怕了。直奔梨园,门童说今天是中秋夜,来客随意进出,王银便把掌中的玉佩藏进了袖子。

“二爷,中秋了。”掌柜的叹。二月红抬头看满天的墨云,云后若隐若现的一轮金月。“是啊,中秋夜,家团圆呐。”二月红颔首。他是个遗孤,当年若不是梨园的老嬷嬷把他捡回来,他现在还不知是飘荡在哪个地方的野鬼。

“二爷,外头有人找。”一个侍女上来。二月红有些诧异,他平日不怎么出门也没什么朋友,而这梨园上上下下的人他都认识,有谁是特地要让侍女通报一声的?掌柜的挥挥手让他过去,二月红躬身作揖后跨出门去。

今夜梨园也热闹非凡,客人们敬酒吃菜,台上咿咿呀呀唱着,台下喝着叫好。二月红一身素红袍,一边下楼一边和过往的客人拱手祝贺。侍女带到门口,一个弱冠左右的男孩身着青白长袍,背手立在门前。男孩虽着素衣,可身上却透出大家气质,英宇不凡。

二月红拱手欠身:“不知这位少爷,找红某何事?”那男孩转过身来,眉目清秀,额带束上垂下来的些许发丝,竟还有些孩童的顽皮稚气。“二月红?我可算等到你了!”王银惊喜地要去拉他的手,二月红一惊,往后退了退。

“恕红某无礼,不过…红某和少爷是否在哪见过?”

啧,还挺固执。王银甩甩手翻出象征身份的玉佩,那玉佩上几朵祥云衬着一只貔貅,色泽饱满朱润,二月红只一眼就明白过来。

“红某眼拙没认出皇子身份…还请…皇子恕罪。”二月红身子又弓了几分,心生惶恐。没想到王银拉住他的手腕,一下子跑了出去。

“皇子殿下…这…不太好吧…”二月红一把把王银拉回来,王银被迫停下来。

王银回身不满道:“从现在起,我不是皇子,我的名字是王银,你叫我银就好了。我给梨园的伙计打过招呼了。今天你归我,什么都得听我的。”

“…是。”

王银拖着二月红穿梭在人群中间,王银眼瞳里倒映着街道上牵过的花灯和小灯笼,在灯光映照下眼眸里像装进两柱跳动的小火苗。二月红看着前面少年翻飞的发丝和衣角,夜风扑面而来,他还从来没有这么‘放肆’过。

“我们去那边看看吧。”王银说着拉着他钻进人群。人很多,肩膀挤着肩膀,二月红吃力地想拉住王银,一不小心手一松人跑了个没影。他只好停下来四处望,身边人来人往,就是没看到那个青白色的身影。

“银…少爷!”他喊,可是街上声音嘈杂,不一会儿他的声音就淹没在了人群中。“叫我干嘛?”王银突然又出现在他面前,手里多了两颗圆圆扁扁的,深褐色的焦糖。

“二爷,给你!”二月红迟疑着接过,王银笑吟吟地看他把糖含进嘴里:“怎么样,好吃吗?这种糖在宫里可吃不到!”二月红看着王银被灯光照的暖融融的笑脸,嘴里焦糖的甜味在舌尖化开弥散到整个口腔。“甜。”二月红也笑了。王银却惊喜地歪头看他的侧脸:“你有梨涡!”“啊?”“二爷你笑起来好好看,为什么不多笑笑!”王银激动得上蹿下跳。

“好看…吗?”二月红自己都没意识到。王银拼命点头:“嗯!”二月红笑得更开心了,他已经忘了眼前这个人是当朝的银皇子,现在他只知道站在自己眼前大惊小怪想伸手戳自己梨涡的孩子,叫王银。

“二爷,过来看看这个!”

“二爷,这串珠子好好看!”

“二爷,这个转盘可以买下来吗?”

“二爷…”

逛了大半圈,王银终于走不动了,坐在石桥边歇脚。二月红手提着刚买的桂花糕,剥开一块送进王银嘴里,小孩鼓起腮帮子嚼了又嚼,二月红不由得伸手捏了捏鼓起的那一侧脸颊。王银脸一下子刷地通红,转过去不停地扇风,等温度降下来他才转过头来。但耳根的粉红还是让二月红掩袖笑了出来。他问:“银少爷你怎么了?”王银不答。只是又剥开一块桂花糕:“二爷,你也吃。”二月红拗不过他只得张开嘴咬下那块桂花糕。

河边,不少妇女和孩子将一盏小小的荷花灯放进水里,灯顺着河流往下,一直到看不见的地方。王银问:“他们在干什么?”二月红答:“放灯了。每年中秋、春节,人们都会到河边放灯,灯上写着他们对家庭、亲人的祝愿和祈福,希望河神能保佑他们平平安安。”

王银侧过头:“那二爷你放过吗?”二月红“哧”地一笑,目光移向幽黑的远方:“我?我既没有父母,又没有妻儿,为谁点灯祈福?”

王银出神地看着二月红精致的侧脸。这张脸上妆后妖娆妩媚,是戏台上风姿十足的美人,而现在素面时,柔和的脸庞却有抹不去的哀伤,嘴角若有若无的笑更加深了这种骨子里的清愁,红袍加身,刺得人眼睛灼灼地疼,那艳丽的红所包裹的,是只剩空壳的枯烂的心。

他是个戏子,终身活在别人的故事里,自己的世界却是一片荒芜落寞。演尽悲欢离合,却演不出自己的灵魂,看尽人间烟火,却达不到孤独的终点。

他始终孑身一人,独活于这浮华的人间。

王银牵起他的手:“我给你点。”

说着便径直到卖荷花灯的老婆婆那里要了两盏灯。王银提笔在一盏上写:

红  平安

接着他把笔递给二月红。“我给你写了,你也要给我写才是。”霸道倔强的模样让二月红无可奈何,只得接过笔。

银  幸福

两人走到河边,将花灯轻轻放进水里。花灯中间的烛火摇曳着浮在水面上,顺着流水慢慢地飘向远方,与千万点烛火一同汇成一道温暖的光带,在这个中秋夜将一个又一个虔诚而又朴素的祈愿送到河神殿前,让他保佑人间安适喜乐。

王银看着花灯飘远,抬头看了看天空。天色深黑,只几抹烟云浮在天上。

“二爷,月亮出来了。”王银站起来,手还牵着二月红的手。二月红的手纤细修长,指尖微凉。二月红也抬起头看那轮金黄的圆月,月光洒下,倾泻在两人身上,温柔地抚着他们的脸。

今晚的月亮,是别样圆啊。

+♥+:;;;:+♥+:;;;:+♥+:;;;:+♥+:;;;:+♥+:;;;:+♥+:;;;:+♥+:;;;:

祝大家月饼节快乐~~~最后的夜宵 红豆味的甜甜的月饼送给大家❤

所以你们真的不考虑评个论点个小红心之类的吗?看我真挚的眼神!

评论 ( 3 )
热度 ( 37 )

© 张先生的边草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