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先生的边草莓🍓

高三/Thanks for your waiting!♡

【橙包/包橙】宇宙里的蓝鲸

灵感:小茶杯院长某条微博…记不清了

[如果想的话 可以打开sing for u配合着看看 挺有画面感的]

————·————·————·————·————·————·————·————·

“师父师父!我算出来了!”金钟大挥着一沓稿纸兴奋地跑进观测室。“太阳离地球的距离,我算出来了!”金珉锡从摞得高高的书本纸页中抬起头:“真的?钟大很厉害啊!”揉揉金钟大的头,又把自己埋进稿纸与灰尘之间。

金钟大撇撇嘴,爬上高脚凳趴在桌上盯着认真圈圈算算的金珉锡。师父总是整日整夜地泡在观测室,自己7岁时开始跟着他研究,那时觉得这个大哥哥好厉害,轻轻松松就算出天上的星星重多少,离太阳多远,便毅然决然地跟着他研究宇宙。抚养他的奶奶老了,有个能更好照顾他的人大概更好。就这样,金钟大跟着比他大10岁的金珉锡在这个摆满仪器稿纸的观测室度过一年又一年。

金珉锡对宇宙有着近乎狂热的痴迷。晚上,两人裹在一条拼布被子里,金珉锡经常望着头顶大玻璃窗外的璀璨星光喃喃:“钟大,你说宇宙究竟是什么样子呢?”金钟大思索着回答:“一定有好多闪闪发光的星星,一颗一颗像钻石一样。嗯,还会有好大好大的鲸鱼,在太空遨游,像在海里一样。”金钟大有一次看到蓝鲸的图片兴奋得哇哇叫,总嚷着要去看看真正的蓝鲸。金珉锡总是被他天真的回答逗得咯咯发笑,笑着笑着就咳嗽起来,而且越来越剧烈。金钟大只得扶他坐起来,待气顺过来再睡下。

金珉锡有哮喘,有是咳嗽得仿佛要将五脏六腑都呕出来。金钟大听着这咳嗽声心都揪作一团,他总细心地将桌上、仪器上覆的灰尘掸去,在金珉锡趴在桌上睡着的时候为他披上毯子。

“师父师父!银河系好像又出现未知天体了!”金钟大挥着一份报纸跑进来。“师父你说,会不会是鲸鱼?”金珉锡笑得开怀:“傻小子,天体怎么可能是鲸鱼呢?”“可是,万一呢?”回答他的是金珉锡爽朗的笑声和紧跟着的一阵剧烈的咳嗽。


金珉锡病倒了。那些未演算完的稿件图纸蒙上了一层灰,摆在窗边的天文望远镜也许久没人碰过了。金珉锡靠在床上,脸色苍白。金钟大咬着唇问他:“师父…你不会离开我的吧?”金珉锡温柔地笑着:“不会的。就算以后我不在钟大身边,也会变成星星天天看着钟大,就算钟大感觉不到,我也会陪在你身边。”

金珉锡最终没熬过第二年春天,早早地飞向了他日夜追求的那片浩瀚天空。


2033年,27岁的金钟大在科学界创下显赫成就,却在发表最后一篇自己对C926号行星发现的报告论文后宣布退出科学界。他回到那间小小的观测室,室内那些纸片和老式仪器已被蒙尘弃置。在观测室后,他建了自己的研究室。在那有一架机器,他花了很大力气才完成。这架机器,连通地球与太空。机身崭新,还一次都未使用过。

金钟大启动机器,犹豫了一下,还是将通信设备连到了那台老式收音机上。以前金珉锡就经常用这台收音机听电台,那时他说电视容易分心,所以电视几乎没打开过。

“程序启动倒计时,一分钟。”金钟大戴上宇航头盔。他想去亲眼看看,哪怕是一眼,也想看看金珉锡向往的宇宙。

“程序启动倒计时,三十秒。”他最后环视观测室,这里曾是他和金珉锡生活的地方。

“通道已成功对接,程序启动。”一道强光刺得他睁不开眼,金钟大闭上眼睛——这次旅行,会很长很长。


不知过了多久,他又睁开眼睛。身上沉重的宇航服像没有任何支撑,身体酸痛动弹不得,外太空不同于地球的压力自然对身体有一定冲击。他眨眨眼睛回过神来,四周是一片黑暗。

没有满眼闪闪发光的星星,只有无边的黑暗。果然是这样。

宇航服内指示灯都灭了,好像冲出大气层时受到强压迫,全都失效了。只有一个小小的红色的灯还亮着,那是连通收音机的通信。

金钟大缓缓转身,在他身后——他看见一条巨大的蓝鲸。隔着宇航头盔,他拼命眨眨眼睛,那真的是鲸鱼,黑色的鲸身与宇宙的黑暗相连,肚皮雪白,在这无限的空间里摇着尾巴。他看见它缓缓张开嘴,周围形成一团团气流。他知道,它在唱歌,没有人会听见的歌。


地球,某观测室,空气中弥漫着灰尘,那些仪器都已经生锈,书本纸张已经旧的发脆了。桌上的收音机发出“沙沙”的杂音,断断续续地传出声音。

“喂喂?听得到吗…这里是2033年的宇宙…我是金钟大。宇宙好大啊,看都看不到尽头。没有星星,很安静…有些寂寞呢。这里还有鲸鱼,是真的啦没骗人…我可能…回不去了…师父,你在吗…我看到宇宙了…”

收音机下,压着一张颜色几近被时间消磨殆尽的照片。不甚清晰的画面上,一个带着黑框眼镜的年轻人搂着一个嘴角微微上翘的少年,对着镜头笑得爽朗。

————·————·————·————·————·————·————·————·

听见了吗

鲸在歌唱寂寞

评论 ( 1 )
热度 ( 18 )

© 张先生的边草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