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先生的边草莓🍓

高三/Thanks for your waiting!♡

【白嘟】光与你[小甜饼一发儿]

食用愉快~ @StayWith U

————☆————☆————☆————☆————☆————☆————

都暻秀是个学生,准确地说,他是一个不同寻常的学生。三岁时家里人发现他能看见俗称鬼怪的东西,于是都暻秀的学生生涯基本在不同的学校间辗转。这样直接导致都暻秀从小到大没有一个朋友。不过他也习惯了,有时候一个人也挺自在。只是在四周安静下来时,总会有一点小小的孤独。

初夏的阳光总是那么美好,都暻秀躺在半山腰上看书。头顶的树荫间漏下椭圆的光斑,耳畔的草叶骚得脖子痒痒的。都暻秀看着看着书上的文字逐渐变得模糊,书本一盖闭上了眼睛。

“嘻嘻,真是可爱啊。”一个声音从头顶传来,都暻秀连忙坐起来掀开盖在脸上的书,这个地方鲜少有人来,除了他应该不会有其他人才对。

“哎呀,醒啦。”那个声音又响起,像是十多岁的少年。都暻秀抬头看向身后的树,树间果然坐着一个少年,身着白袍,脚穿白布鞋,宽大的袍子套在他身上显得少年小小的,像妈妈做的糯米团子。

“你…你是谁。”都暻秀嗫嚅着开口。

少年微微吃了一惊,从树叉上跳下来,卷起小小的一阵风:“你看得见我?”都暻秀在心里叹了口气,又遇上了。妖怪。

都暻秀正想别过头,谁料少年一把抓住他的手腕:“既然你看得见我,那我就带你去玩一玩!”“等…”呼的一阵风吹过,都暻秀话还没说完四周就变了一个样。

“欢迎!”少年欢跳着,亚麻色的头发灵气地动动,他的手指冰凉,软软的,抓着都暻秀的手腕感觉很舒服。都暻秀睁开眼睛,面前是一座巨大的石门,少年手一点,石门缓缓打开,门背后的景象让都暻秀不由得发出一声惊呼。

少年不知从哪掏来一个纸面具套到都暻秀头上,就带着他走进石门。过往皆是形形色色的鬼怪,长着犄角的,只有一只眼睛的,还有化着浓妆的女妖和身着长袍的树精。迎面跑过来一群可爱的孩子,仔细看有的头上还冒出粉红的小角。

“伯贤哥哥,给你吃!”打头的孩子递给少年一个苹果糖,少年笑着摸他的头,转向都暻秀:“来吧来吧,别怕。”都暻秀眼花缭乱,街道两旁同人间市坊无差,只不过卖的东西各有所异。

“我…我想看看那个,可以吗?”都暻秀犹豫地指指旁边卖小瓷器的摊位。边伯贤看他扭扭捏捏的样子笑了起来:“想就去看嘛,跟个小姑娘似的算什么?”他笑起来嘴咧成四方形,下垂眼弯弯的,没心没肺的样子莫名让都暻秀觉得心生暖意。

摊主带着古怪的面具仔细打量都暻秀:“伯贤,这是你朋友?”边伯贤点头:“嗯,新朋友。”摊主若有所思:“啊,怪不得以前没见过呢…”都暻秀被那道穿越面具的目光盯得发毛,指了指一只瓷兔子:“那个,可以吗?”边伯贤将兔子拿过来:“怎么不可以?你怎么什么都小心翼翼的怕什么?老板这个我要了。”说完将兔子塞到都暻秀怀里。

边伯贤带着都暻秀在大街小巷穿梭,不过一会儿的时间都暻秀怀里塞满了各种小东西,可都暻秀只把那只瓷兔子放进口袋,剩下的东西全数塞回了边伯贤手里。

日暮时分,街上的妖怪也变少了,铺子也纷纷打烊,边伯贤牵着都暻秀的手在路口停下。头发有些乱,边伯贤脸上洋溢着笑,对都暻秀说:“谢谢你,我今天很开心!”都暻秀这一路跟着他满眼新奇,眼前的这个少年,今天一下子给他带来那么多意料之外的事情。

“那个,你…”他正想发问,又一阵风吹过,迷的都暻秀睁不开眼。等他重又睁开,发现自己又回到了那个山坡,那个少年已经不在了。“对了,我叫边伯贤。都暻秀,很高兴认识你!”他耳畔回响少年最后对他说的话,摸摸口袋,那只瓷兔子安静地躺在那里。

回到家,他把兔子小心地放在书架上,看着那对红眼睛发呆。

他其实想问:你说的朋友,是真的吗?

想起边伯贤拉着他的手腕飞一般在街道上穿梭,都暻秀不知为什么,脸竟然有些发烫。


妖界。少年跪在地上,祠堂之上,长老拄着拐杖怒目圆睁。

“边家的小妖怪,怕是不知天高地厚了。”

旁边的一众妖怪窃窃私语:

“竟然违反妖界法则把外人带进来…还是个人类男孩…”

“是啊是啊,真是大胆…”

边伯贤面色平静:“长老,伯贤知错了。”

“我们妖世世代代与人类本结仇怨,你既知错,下次可会再犯?可还会与人类接触?”

边伯贤不语。

长老气得胡须直抖:“遵照法则,严惩!”权杖凌空飞起一下一下打在边伯贤身上,他身上痛楚一点点加剧,可内心想到那个眼睛圆溜溜地看着他,表情木讷的少年,竟变得十分柔软,连身体上的疼痛也不觉了。


距离那次都暻秀去妖界已经过了几天,都暻秀到现在都觉得那模模糊糊像个梦,可是那只瓷兔子却真真切切地提醒他这不是梦。他仍然每天都去山坡,但边伯贤一连几天都没有再出现。

“嘿!”都暻秀突然被吓了一跳。边伯贤双腿挂在树上,人倒挂下来,白袍子垂下来整个遮住了他,在都暻秀看来就像一个幽灵。

“哇啊啊!!”都暻秀惊得手里的书一下子飞了出去,不偏不倚正好打在边伯贤肚子上。“哎哟!”边伯贤吃痛地蜷回去,然后从树上跳下来坐到都暻秀旁边揉肚子。

“暻秀啊你下手怎么那么狠…”边伯贤哭丧着脸趴到他腿上。都暻秀不自然地说:“那,那还不是你吓我。”边伯贤看着他圆圆的无辜大眼睛,扑哧又笑了:“哈哈嘟嘟你怎么那么可爱。”

嘟嘟?都暻秀对他给自己的绰号感到有些不适应:“我才不可爱。”边伯贤耍赖般地嚷:“不,你最可爱,可爱可爱可爱!”都暻秀被他逗得无所适从,只好作罢:“好吧,我可爱。”边伯贤立马笑开了花。都暻秀问他:“你怎么几天没来了?”边伯贤回答:“有事。”把背在背后的手悄悄藏在袖子里。手臂上被打的痕迹还没完全好呢,可不能给嘟嘟看到。

妖界对都暻秀来说新奇的事物,对边伯贤却只是些烂熟无味的光景,这个妖怪小镇不允许妖怪出去,也不允许外人进来。他才乏得偷偷跑去了人类世界,遇到了都暻秀这个男孩。

边伯贤其实观察都暻秀几天了。他作为妖怪存在了几百年几千年,心也早已如同干涸腐朽的裂土。而这个少年却是他在看过千年人事变迁后从裂土中生长出来的花,都暻秀在树下安静看书的样子,有风吹过整理刘海的样子,一不小心睡着书打到脸上又惊醒的样子,一举一动都牵扯着他的心,他不明白为什么一个普通的人类少年拥有那么大的力量让他移不开心思,他甚至不知道那应该称之为感情。

边伯贤脚踏在妖界的石板路上,问身后的都暻秀:“嘟嘟,你喜欢这里吗。”都暻秀愣愣地回答:“喜欢啊,这里有好多新奇的东西,还有好多好吃的…”

边伯贤转过身正视他的眼睛。

“可是我不喜欢。”

“嗯?”都暻秀没反应过来就被边伯贤捧住脸吻了上去。

“我只喜欢你。”

都暻秀彻底放空,他的世界只有边伯贤垂下的眼睑和唇上柔软的触感。

一时间风起云涌,小镇上空乌云翻飞。小妖纷纷化作一团烟雾四处逃窜,家家户户砰地关上门窗,铺子也被风一般卷起关得严严实实。边伯贤放开都暻秀,转身把他护在身后。

“边伯贤。”长老的声音如鸣钟在上空回响,边伯贤面对狂风怒云的天空神色淡然而坚定。“长老…”话音未落一道光柱落下,边伯贤眼疾手快,周身发出温柔的光,形成一道屏障挡在身前。

光柱越来越强,两者力量似乎相差越来越悬殊。边伯贤淬出一口血,他微微回头对还没反应过来的都暻秀笑了笑:

“你快走。”

他最后看到的是边伯贤隐没在强光里的半个身影。

“啊——”都暻秀醒来,满头大汗。自己竟躺在山坡上,边伯贤自然是不知踪影。“伯贤!”他无助地呼喊,不知道那个固执的小妖怪怎么样了…


妖界。

“长老,您就放过伯贤吧。”一个老奶奶样的老妖请求道。

长老叹口气,目光投向躺在床上气若游丝的边伯贤。


又是很久过去,都暻秀从一开始的担心变为后来的惋惜。他还记得边伯贤说:“我不喜欢妖界,我只喜欢你。”可是…就是因为他…想到这里,都暻秀就无法原谅自己。就算那是妖怪,那、那也是好妖怪。他想。

上课铃响,都暻秀收拾收拾准备上课,老师走上讲台:“今天我们迎来一位新同学,大家欢迎。”一片稀拉的掌声中,一个亚麻色头发的少年走进来。

“大家好,我叫边伯贤。”

都暻秀脑袋“嗡”的一声,抬头见讲台上的少年面容清秀,笑起来下垂眼弯成两条细缝,像从眼角溢出了几颗小星星。

少年走到他旁边的空位停下:

“你好,我可以坐这里吗?”

“都暻秀同学。”

————☆————☆————☆————☆————☆————☆————

【彩蛋:
“所以嘟嘟你还是没有回答我!”
“回答什么…”
“你也喜欢我的吧!快说快说!说嘛!”
“啊哦哦哦……我、我也喜欢你…”
“✧*。٩(ˊωˋ*)و✧*。”
“(*/∧\*)”】

————☆————☆————☆————☆————☆————☆————

写完啦!写着写着感觉这两个也真是神级的可爱呢❤不知道有没有人看过夏目友人帐呢 真的是很好看的动漫T T 里面的每一个故事都很温暖 所以这样就写了一个少年和小妖怪的故事😝

本来说晚上再写 不过晚上有事 所以今天就只更这一篇啦~给自己放个假 论坛体明天写吧😂谢谢点小红心小蓝手的各位!(鞠躬)

评论 ( 5 )
热度 ( 26 )

© 张先生的边草莓🍓 | Powered by LOFTER